人心真有意思,天平上的畸轻畸重居然能够到这样的程度:一旦将自己代入某一方,于是无论造成多么可怕的后果,都是值得原谅值得惋惜连其付出的代价都是值得心疼的。而相对的另一方,再微小的错误,都会被无限放大直至成为伤害者理所当然的理由,卑微到对方但凡有一点表示,无论悔意还是爱意,都当对其表现出犹如神赐般珍之重之,无论你死了没有。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