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赢之间——致mouqing太太的《列王纪》

很难说看完列王纪后是怎样一种感觉。看到BE版的万驾驶着那个宛如定情物一般的飞艇,沐浴在他与查初遇时一样瑰丽的霞光里,怀抱着的却是一具残缺的、浸透了鲜血的、慢慢失去生命的躯体时,感觉无限悲哀。正如作者写的那样,皇帝陛下再一次成了孤儿,他的生命只剩下冰冷彻骨的无尽长夜,他失去了那个照亮他温暖他的人,永远永远,而他甚至不能责怪任何人。因为,他才是始作俑者——正如流金里马特犹如未曾拥有过查查的万的折射,列王中的约翰便是万偏执与偏见的具象化。只是正如同流金中万对查查深刻的爱成了挽救查查的最后一根绳子,让马特没有下杀手,列王中万的野心与偏见却成了约翰最后举起微忿的动力。

相比流金里的万,即使在他不得不在国家与查查之间择一而他必然会选择他的国家与民族的时候,我也能明晰地看到他对查查那坚定浓烈而深刻的爱,列王里的万对查查的爱似乎没那么深那么重。直到读第二遍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真的很难说列王的万不爱查,或者他不够爱查。不,我想不是那样的。掩卷之后,我总是反反复复地在想,如果他知道这一切,他会放弃那些计划的,就如当初在列国的包围中,他奔赴查查所在的地方,他说他宁可不要那几个州,他说他真的不放心。导致他们走到这个结局的,不是命运,更不是他不够爱查,我想,他只是输了,输给了曾经的黑暗时光,输给了他太过迫切想要变得更强大的心,也输给了他对人类的偏见。他唯一赢的,其实不是他的帝国与江山,而是他终于知道,查查至始至终都是爱他的,用他的整颗心整个人生,即便受过种种伤害,有过万千失望,查查也不曾后悔过他们的相遇与相爱。而与此同时,万也输掉了他的挚爱,彻彻底底。于是往后余生,他要如何面对他们的子女们,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着他再也摸不到的那个人的影子,他又要如何面对那颗曾经饱含了他们幸福的期许,却从未能一起品尝过的樱桃树?

至于HE版,看到被旺达的时空之力逆转回初遇之时的万看着那个年轻的、健康的、完好的、朝气蓬勃的查查奔向他的时候,我也是五味陈杂。这是七神(好吧,其实是作者太太)给予他的一次新生,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然而我却总也忍不住地在想,不知道那个经历了一切的万在那个一无所知的查查扑进他怀里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也会想,当历史的齿轮再一次转动起来后,这个万还有没有勇气、敢不敢将那柄斩断过查查双手、劈开过查查胸膛的微忿再一次递到这个查查手里。这一次,他能不能战胜那些黑暗的过往还有他那带着尖锐刺芒的野心,保护好他此生的挚爱,他的光明与温暖?但我想,我总会怀着最诚挚的祝福,期望他们会有一个更好的未来,希望老万找到输赢之间的那个点。毕竟,爱就在那里,而爱总能带来奇迹,就像希望。

万分感谢 @mouqing 呈现的列王纪,它恢弘的构架, 流畅的行文,还有那些性格鲜明各异的各种人物,交织谱写出一个跌宕起伏的故事,爱情与仇恨,命运与挣扎,悲伤与快乐,输与赢,带给我那么多的感动、微笑与眼泪。非常非常美好。

昨天看了黑凤凰,被惊天巨糖冲得有点懵。今天早上醒过来在床上打着滚又回味了一下最后的象棋求婚,突然意识到,当年萌过的追妻联盟成员(美队,锤哥,老万,马总)中,只有老万功成身退真的把媳妇追回来了,不仅彻底摘掉了渣攻的帽子(不,实际上我从来没觉得老万渣,老万只是中二,他zqsg爱查查,哪怕他全身只有五块钱的感情也全给了查查,论渣,马总才是真渣)还荣膺极致浪漫男友力爆棚场面人奖(以吾之铁铸汝之名,永远是你最后的防线,你在我身后,我就一步也不会退,谁要动你,除非跨过我的尸体,各种名场面啊!以及下了一辈子棋,最后拿棋子求婚真是极致浪漫!)。
万万没想到,我萌的CP中竟然是看上去最难HE的EC彻底圆满HE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锤基】片段灭文法之那对神(烦)兄弟(1.救世主归来)

从复4的结局改写开始,全员皆存活(只有LS死了)

以及,我锤才没有变成混吃等死的死肥宅!!

以及的以及,这文没啥特定走向,就是想到哪写到哪的片段文,基本都是甜的。

CP的话主要就是锤基,其他CP可能不会很明显,如果文里出现了,我会在文前标出,tag里就不放了,自行避雷吧。

1.救世主归来

洛基是在那个终极战场上出现的,确切点说的话就是在托尼背后,在他把那六颗要命的宝石从灭霸那儿悄没声息地撸下来弄到自己的手甲上,并准备打个殊死一搏的响指的时候,一个和斯蒂芬类似但要华丽花哨得多得多——金绿交织出的火焰图腾——的传送门毫无预兆地凭空划开。

“Your saver is here!”充满戏剧腔的开场白,还是自带魔法翻译的那种,确保在场的所有生物都能听懂。

托尼只觉得手上一轻,耳边一阵风掠过,还来不及反应,就看到镶着六颗原石的手甲被一根墨绿织金的发带绑在索尔那个神奇的锤子上——说好的除了他自己没人能拿得起呢?幻视不算——被某个绿眼睛的混蛋扔了出去。与此同时,那个混蛋还极其讨人嫌地、用一种分外快活的语调俯身在托尼耳边说道:“好久不见,大眼睛蝼蚁,我得说,逞英雄这种事还是交给我那个皮糙血厚的哥哥来更合适一点,不是吗?”

“神TM——”托尼完全是下意识地破口开骂——为了自己突然被抢的手甲,也因为又被叫了回“蝼蚁”——同一个人,二次!

但他没来得及完成它——后面的词句被他硬生生吞了回去——当然不是因为脏话或者礼貌之类的问题,毕竟这会儿也没人有空跟他计较这个了。

他只是被雷震到了,而已。

实事求是地说,是几乎所有人都被震住了。

那个据说是用一整颗星星做的锤子笔直地飞入索尔以九界十天唯我为王之姿伸向天空召唤着的手中,下一刻,无数闪电猛地撕裂天空直贯而下,将整个战场笼罩在一个由雷电交织而成的世界中——很多年后,这个场景依然被人们所津津乐道,无论当日在场还是不在场的。

不过,凡事总会有例外,而显然,他们依旧热爱金色大角头盔的斑比永远会是那个例外。

托尼敢拿他的战甲发誓,他绝对看到那位金角大王笑了——嘴角轻轻勾起,微妙地介乎骄傲与欣慰之间的一个微笑。老实讲,那一瞬间,托尼有点拿不准自己到底是该为斑比竟然有嘲讽以外的表情感到惊讶,还是该为这种反常感到惊心。然后他就看到那个墨绿缀金的颀长身影如同在自家庭院中闲逛一般,悠然自若地穿过漫天漫地的电闪雷鸣,走到了雷电的最中心——索尔的身边。他将一只手轻轻搭在他兄长的肩上,另一只手缓缓举过头顶,轻巧地、近乎玩笑般地打了个响指。

啪——

随着清脆的一声响,那些几乎亮瞎人眼的闪电幻化成金绿色的火焰呼啸着席卷过整片天地——所有人都下意识地伸手挡了一下,却意外地发现这些火焰并没有带来灼伤或者疼痛。

然后?

然后战斗就结束了。

黑色的飞灰从某个点开始飘散开来,继而蔓延了整个战场。只是,不同于上一次的随机,这一次,仿佛被精确定位了一般,湮灭成灰的只有灭霸带来的那些怪物,当然,还有那个丑拒了的紫色泰坦巨人。

一切便都结束了。

在经历了约莫一分钟的绝对静默后,所有人都开始欢呼起来,除了那对没有血缘的北欧神祗兄弟——他们正在忙着热吻彼此,毫不顾忌周围群众掉了一地的下巴。

呵,很好,这很神话了。

托尼翻了个白眼,放松地躺倒在地,对着走过来的小辣椒噘噘嘴,同时带着欣慰的头疼听着他的睡衣宝宝比刚才战场上见面时更加语无伦次的叽里呱啦。

耳尖的托尼还在那一大串的“史塔克先生”里听到了点别的——

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某个总是带着轻俏狡黠的笑意的声音里,罕见地浸透了某种深切的感情,轻轻说道:“你看,哥哥,我早就说过,阳光一定会再度照耀在我们身上的。”

遥远的天幕中,重重的云层还未完全散尽,一轮金红色的太阳已然破云而出。

光芒万丈。

不,是很漫画。

托尼想了想,纠正自己。

————中庭新生活即将开始的TBC————
废话时间:对!我就是觉得,经历了雷3和复3的基妹完全worthy!绝对可以拿起喵喵锤!

记一个锤基的梦😂

基妹没死,回来了,锤哥战后PTSD,一时一刻都不能看不到弟弟。基妹留在地球上,还当了摇滚明星,去别的地方开演唱会,开始没带锤哥,但锤哥受不了,没几天就追去了。

在机场的时候锤哥碰到了银护的人,也是来看演唱会的,但他们不知道那个摇滚巨星是基妹。几个人看到锤哥都很开心,围着他上下其手,说着“你肌肉回来了啊!”、“哇,你头发又长了”之类,然后听到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说,把你们的爪子拿开!
原来是基妹听复联其他人告诉他锤哥要来,怕他哥找不到地方特地过来接机的,结果看到别人摸他哥,伐开心了!

基妹带着锤哥回酒店,看到他胡子拉渣头发乱七八糟非常嫌弃,就拿了捅肾小刀给他哥刮了胡子,要梳头的时候发现没有梳子,浴室里那种塑料梳子基妹完全无视了。他就打开窗子掰了一截月亮做了把梳子,给锤哥梳头,还在他右侧编了两根细的辫子,左面编了一根,分别代表他们的父母,还有他自己。

接着基妹就拉着锤哥去酒店的餐厅吃自助餐,但是人太多,两个人走散了。基妹发了短信给锤哥,自己在等一份限量的点心出炉,正碰上乐队的同伴,然后开始打打闹闹抢点心玩,结果锤哥过来时正好看到基妹被推了一下,立马就炸了!冲过去把弟弟搂怀里吼谁敢打我弟弟,并且整个天空开始电闪雷鸣。

基妹巨无语拍拍他哥,没人打我,别担心,我们在玩呢,我不会再死的。但你要是害我开不成演唱会,你就死定了!我买的樱桃就一颗也不给你吃了!

——————————
等有空看能不能把这个梦整理成篇小甜文😸

罗素采访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MDEyODk2MQ==&mid=2655171104&idx=1&sn=3d473ea2d5a1d2478de4b913cbe1c41c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一定要发这个纪念一下!
本年度最佳笑话:导演说我不知道自己拍了啥。
哈哈哈哈哈!
别问,问就是罗素宇宙,问就是罗素逻辑,问就是罗素时间线,问就是罗素认为不能。说了别问你怎么还问?还问就是不知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复联四少之又少让我觉得那还是雷神的镜头,是绿胖要打响指前,妮妮启动防护,所有人严阵以待,锤哥把火箭往身后拨,自己挡在前面。

那才是我心中的雷神,无论如何,他都会站出来,挡在危险之前,他不是因为会打雷才成为雷神的,他的闪电撕裂长空是为了守护,守护家人、朋友、子民、乃至亿万生灵,无论他认不认识。

被湮灭的神明

复联4相关,剧透慎点。

以及,这就是气炸了骂罗素的,所以罗素粉、合理粉、没崩粉就不要来这里互相找不痛快了。好走不送!



是,我知道,锤哥很痛苦,因为他失败了,并且失去了一切。

在众人尚自对灭霸的话犹疑不定而他干脆利落地一斧子砍下了灭霸脑袋的时候,在他面对火箭“你干了什么”的质问时,仅仅只是面无表情波澜不兴地回了一句“这次我是冲着头去的”的时候,在他独自一人倒提着暴风斧一步步走进那片惨白晃眼的光里,鲜红的披风渐渐模糊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有多自责多绝望多痛苦。

所以我毫不惊诧女武神说他们一个月只能见到Thor一次,那时我以为那天是Thor出来处理阿斯嘉德事务的时候,但女武神暗示了一下那成堆的酒桶,我的心就沉了一下。

而当班纳和火箭推开那扇无人回应的木门时,我以为我会看到一个空荡黑暗的房间,看到一个阴郁消沉甚至是乖戾暴躁的Thor,但我真的没想到我会看到一个肚满肠肥喝酒打游戏透过网路威胁喷人的Thor。

消沉的方式千千万万种,我不懂这个Thor怎么就选择了他当初指责女武神的那种用酒精麻痹自我、虚耗时光的方式。

好,我当他生命漫长看不到希望,可当他知道他们有机会挽回那些逝去的一半生灵时,当每个队友都在为之努力时,他在做什么?

他在别人建造机器的时候喝酒,他在讨论的时候睡觉,在讲解以太来历的时候颠三倒四不知所云,他甚至在回到了那个曾经金碧辉煌的仙宫时只顾着要去找酒!

当神后问出那句未来你一定受了很多苦难的时候,我是和锤哥一起哭出来的。是,未来对他太糟糕太苛刻了。他失去了一切他拥有的——金碧辉煌的宫殿、父亲、母亲、弟弟、挚友甚至一半的人民。

然后,我等着倾诉完的被母亲拥抱鼓励抚慰开导过的Thor重新站起来,像从前无数次那样,做回那个勇往直前的雷神。

我等着,等众人集齐宝石的时候,他来打那个成为他颓败了五年的心魔的响指。我看到他对铁人说,求你,让我做一件对的事,说你以为我血管里流淌的是什么的时候,我心疼得无以复加,我在心里呐喊:是神祗的血脉!

可是有人回答他:奶酪酱?

全场笑喷。

我咬着牙,继续等。

我看着他和钢铁侠、美队在一片炸毁的废墟中一起面对灭霸,当他伸出双手同时召唤来妙尔尼尔和暴风斧,身上爆出闪电,当他的乱发自动梳成维京战士的发式,猩红的披风在他身后垂落的时候,我激动得热血沸腾,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

我等着耀眼的闪电撕裂长空贯穿那个紫薯精,等着他挥动妙尔尼尔暴锤那个中二神经病的脑袋,等着风暴斧劈碎那个自以为是神的脑残的痴人说梦。

结果我等到了什么?

我看到他的电流是给铁人充电用的,看到曾经能一斧子劈进拥有六颗宝石的灭霸的人被按在地上差点被自己的风暴斧剖开胸膛,看到全场最大的雷电是美队招来的。

然后?没有然后了。

美队、惊奇、红女巫都能一人单抗戴手套的灭霸,雷神不能。

绿胖和铁人都能打响指,雷神不能。

而曾经只有他能挥动的妙尔尼尔、风暴斧,美队也能用;

曾经只有他能打出的雷电,美队也能打,甚至比他还大。

曾经是三巨头中的最高武力输出的人成了全片的笑点担当,以最low的方式。

而一直等着锤哥高光的我,只等到一个大战完结就把人民和责任扔给女武神,说我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的逃兵!

我的血一点点凉下去,直至冰冷——被气的。

哈!我想要做的!

哦,敢情重建家园不是你想要的,保护子民不是你想要的,守护九界不是你想要的,你曾在王宫金阶下发过的誓言都是屁话,责任和担当都不是你想要的!

不,我现在在骂的不是Thor,不是雷神,我骂的绝对是傻 逼罗素兄弟!

你们这拍的是什么?是谁?你们以为这是在拍谁?

他是Thor,是北欧神话体系中最强大的雷电之神!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仙宫大王子!是历经无数磨难走到今天的阿斯嘉德之王,是九界的守护者!在他还不够成熟的时候他就说过我永远不会放弃(雷神2),(雷神3)他在萨卡星对着酗酒的女武神说我选择直面我的问题而不是逃避,因为那才是英雄所为!他在明知可能是送死的情况下也义无反顾地回到阿斯嘉德去拯救他的子民,他选择让诸神黄昏降临曾经的家园因为他知道人民所在的地方才是阿斯嘉德!(复联3)他被灭霸惨败,弟弟和挚友以及一半的子民死在他的面前,他无能为力,但他获救后第一件事就是去寻找能够制胜的武器。火箭说他已经打败过你一次时,他回答说他还没有打败我二次。

这样的人你跟我说他会一蹶不振变成个肥宅废物?这样的人会抛下子民丢下责任去宇宙流浪??

对!你可能会,我可能也会,罗素兄弟这对垃圾更会,因为他们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但雷神Thor不会!!

别跟我说什么他失去了一切甚至连挽回的机会都没有,说他那是PTSD,说他也是有血有肉会痛苦会迷茫会逃避,也别跟我辩什么神性人性,说我们这种只喜欢他帅他强他高光的不是真爱粉。

搞搞清楚!!我喜欢的从来就是雷神!那个因为生而为神生而强大曾经傲慢自大过,为此曾被父神剥夺过神格,直到他能平等地看待每一个生命,甚至能够牺牲自己去保护那些弱小者,才重新获得了手握妙尔尼尔的资格的雷神!那个生而为神生而为王,却宁愿放弃唾手可得的金宫王座,去保护渺小的人类,乃至为守护整个九界而战的雷神。那个曾经强大无匹,却也曾遭遇前所未有的挫折失败,但永不退缩永不放弃,虽然不曾坐上那个金光灿烂的宝座,却在难民船上那个小小的舰长位上,无需加冕已然成王的雷神。我喜欢雷神,因为他是一路走来历经了常人难以承受的艰难困苦挫折失败,却能抗起命运的重压与摧折,肩负起自己的责任与使命昂首前行,直面问题永不逃避的雷霆之神!我喜欢雷神,因为他强大、正义、温柔、有博大的胸襟,也有担当,即使偶尔会冒点傻气有点鲁莽做点蠢事,但永远坚毅勇敢!而不是什么都不做只会躲起来自怨自艾逃避现实麻醉自我,把丢弃责任美化成寻找自我的懦夫废物!——这种人我平时见得多了,我为什么要在超英电影里去喜欢这么个玩意?说到失去,这么多超英,在那场浩劫里,在那么多年里,谁没有失去过?谁不痛苦煎熬?他们是怎么做的?他们在看到希望的时候又是怎么做的?钢铁侠也曾PTSD过,而他又是怎么做的?他放弃过吗?他堕落了吗?当钢铁侠以一个凡人之躯,做到了比肩神明,而雷神却被一对傻 逼生生抹去神格跌落成泥!

所以我生气,气到爆炸,气得不顾形象破口大骂。

罗素把我的雷神毁了,把一个花了十年铺垫无数人心血塑造出来的角色毁了,我为什么不能骂?至于那些能和罗素共通大脑觉得罗素拍得好拍得合理雷神没有崩的,抱着你们那些香喷喷的屎给我滚远点自己吃去!!

看上面的图!那才是雷神Thor!!

猫儿眼(哨楼,一发完)

Shirely杨拿出一方精致古朴的木匣,递到陈玉楼的手边:“外公把这个交给我时曾嘱咐,他日回国,若有缘遇见故人,让我转交给他,却没告诉我故人是谁。如今想来,该当是您了。”
陈玉楼摸了摸那匣子四周和上下两面,指尖摸到盒顶中间突起的图案,微微施力一按,只听“喀”地一声轻响,匣盖便向上弹了开来。
众人看时,只见匣子里垫着厚实的黑色丝绒,中间卧着一只大约成年人半个巴掌大小的玉猫,作跃起扑蝶之状,活灵活现,憨态可掬。再看那玉的成色,白如凝脂,质地莹然,一望便知是上等的羊脂玉籽料。更为奇特的是,那猫儿的两只眼睛竟是翠绿色的,却不是后天镶嵌进去,而是天生天长在这玉料之中,其中还各有一条清晰的金色竖线,随着光线粗细变化,便如那真猫的瞳孔一般。
“嚯!猫儿眼啊!”胖子嘴快嚷了一句。
陈玉楼闻言嘴角微勾,把那玉猫拿在手里细细摸了一会儿,但觉触手生温,指尖在它双眼睛处来回摩挲良久,方才转头问Shirely杨:“他……你外公在美国那几年,过得可好?”
Shirely杨想了想,轻轻回道:“好。”
陈玉楼听了便点点头,微微一笑:“好,好就好。”
Shirely杨看着他唇边的那一点点笑,沉吟了一下,加了一句:“外公到了美国后领养了一位族中孤女,自己倒是未曾婚娶。”
陈玉楼一愣,随即又是轻轻一笑,把那玉猫轻轻推回Shirely面前:“这个你留着吧。”说完站起身,掸了掸长衫,拿起盲杖,冲他们几个摆摆手:“你们且只管干你们的大事去吧,老夫在此静候诸位凯旋而归。”
王胖子性子最急,见他要走,忙不迭喊住他:“我说,这美国你到底去是不去啊?”
陈玉楼回头一笑:“既是故人埋骨之处,自当去敬上一杯水酒的,更何况……”
“更何况什么?”
更何况还有一句话,我要当面同他说。

墓园之中,听着几个小辈走远了,陈玉楼指尖轻轻蹭着墓碑上的照片,再慢慢描过碑身上的那两个字——陈韶。
犹记得当年瓶山归来,鹧鸪哨住在陈家养伤,有一次他拉着鹧鸪哨喝酒赏月,闲聊时曾问起他本名到底叫什么,那个人想了好一会儿,最终低头自失地一笑,轻声道:“说来不怕陈兄笑话,我父母早亡,入了搬山后又皆是称呼道名或绰号,至于本名,真正是不记得了。”
陈玉楼最见不得他这种半是哀伤半是落寞的样子,摇着扇子半晌,突然冲口说:“既如此,不如你……”话说了一半又猛地顿住。
“不如什么?”对方抬头看过来,眉目英挺,神色温柔。
陈玉楼被他这么看着,心跳不由有些加快,掩饰地将折扇打开又合上摆弄了两下,又暗自懊恼自己的失态,便偏着脑袋,玩笑似地瞅着他道:“我看啊,你不如跟我姓,我再送你一个字做名,曰,‘韶’,韶光正好的韶,”说到后面却是真的笑了起来,山水的扇面展开来,掩了弯起的嘴角,却遮不住那双在夜色里格外晶亮起来的眸子,“与你的哨谐音,可好?”
本是戏谑,却不想那人剑眉一扬,答:“好啊。”
“诶?你答应这么痛快啊?”这下倒换他陈玉楼发愣了。
“其实我倒是有个疑惑。”那人容色端正地望着他。
“说来听听?”
“跟你姓,到底是姓陈,还是姓猫啊?”
“鹧鸪哨!!”小神锋的光和着月色一掠而过,还有那人难得的爽朗大笑。
陈玉楼记得,那晚他俩喝光了一整坛二十年陈的女儿红。
他还记得,醉意朦胧间,有温热的触觉落在他半阖的眼帘上,还有人口齿缠绵地在他耳畔唤他:“猫儿眼。”
一阵微风拂过,带着初春独有的湿润清新,吹散了陈年的记忆。
陈玉楼站起身,侧头感受了一会儿,慢慢伸手摘下常年戴着的盲镜,露出那两个狰狞骇人的伤口。
“你看,”他将手轻轻放在冰冷坚硬的石碑上,“当年发誓的时候,我可是真心的。”顿了顿,又低头轻轻笑了笑:“嗯,我知道那会儿你也是真心的。”
所以,纵然抵不过世事无常挣不过造化弄人,但起码一颗真心换得了另一颗真心。
足矣。

——END——
扔下就跑。

宝宝,我一贯知道你很聪明很厉害的,只是没想到竟然厉害到这种程度😹
零花钱……只能说,娘心甚慰😺

开天辟地第一只凤凰是仙仙粉粉小公主本公没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