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时光年(锤基,片段文)

彼时光年

片段1

彼时他们都还是少年,一同学文习武,一起玩耍胡闹,当然免不了还会有点小摩小擦磕磕碰碰,但多数都是转头就忘,没人会真的放在心上。

在选择修习的武器上,比起那些沉重的大家伙,Loki更喜欢小巧锋利的匕首,就像比起力量他更注重格斗的技巧。然而当身为女性的Sif都能英姿飒爽地挥舞着双刃长刀将一干英灵武士打得落花流水,并因而摘得了首席女武神称号的时候,Loki那过于纤瘦的身形和太过轻量的武器便免不了要招来一些轻视和取笑——尽管多数并不是恶意的。毕竟,就连Thor有时都会笑话弟弟那些都是“小孩子的玩意”。但是大约也没人记得,即使是在开玩笑,Thor也从未曾否定过Loki的实力。

对于这些,Loki只是报以玩味地一笑,好像并不在意,也不曾反驳过什么,所以谁也没注意到过他垂首时冰冷的目光。

然后就是一次玩笑起哄般的比试。Loki的身形在四个人的包围圈下显得尤为轻捷灵巧,出手则过于诡谲奇异,以致于根本没人能看清他到底做了什么。只是当他们停下的时候,围观起哄的人群都哑了声音。

Fandral的披肩被割成了一片片的布条,Hogun被挑断了束发的带子乱发扑面,Volstagg的斧柄被划成了萝卜花,而最狼狈的要属Sif,前两天才被Thor 称赞过的金子熔炼般美丽的金色长卷发被削得长短参差如同冬日里缺乏打理的枯黄杂草。

Loki,只有Loki,一身墨绿衣袍依旧整整齐齐,连那头漆黑的头发都纹丝不乱,而那把精致的匕首则早不知被收到了什么地方去。他背着手站在金色的逆光下,冲着正朝他皱眉头的Thor歪歪脑袋挑起嘴角,笑得无辜无害又带着点狡黠的顽皮,好像这不过是又一次无伤大雅的恶作剧。

所以Thor最终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但是,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质疑过Loki的战斗力,同样的,除了Thor也再没人愿意靠近Loki的身侧。

END

片段2

那一年,Thor在他的成人仪式上不负众望地举起了Mjolinr,从而成功地引发了整个王宫乃至整个阿斯嘉德上至王室下至臣民一致的欢腾与歌颂之声,就连向来严肃的众神之父Odin都忍不住露出欣慰赞许的笑容,并微微点头以示嘉许。

庆祝的宴会白天连着夜晚,佳肴连席美酒成河,欢歌乐舞不断,烟花漫天不熄,颇有点举国同庆的味道。Thor被簇拥在人群的最中心,一杯接一杯地豪饮,不推拒任何祝贺者递到他面前的酒杯,与四周的人们尽情欢笑谈天着,简直从头发丝到脚趾甲都透着意气风发的姿态。

就在这片热闹欢腾之中,突然不知是斟进哪个杯子的酒水满溢了出来,流到长桌上转眼化成几条蓝黑相间的小蛇蜿蜒而行,所到之处顿时引起惊慌的喊叫声此起彼伏。一干英勇的武士见状即刻持刀拿剑地上前去,连劈带砍一番,却不料断开的蛇身一而化二,二而化四,竟是越砍越多。于是有人干脆伸手去抓,却不知怎么的,全都纷纷扑了个空,手忙脚乱间免不了撞倒了这里的桌椅碰翻了那边的美食,徒劳无获不说还弄得自己浑身上下狼狈不堪。倒是也有几个眼明手地快抓到了几条小蛇,得意地握紧举起来,还来不及炫耀一下,却发现手中转瞬便已空空如也,只余水渍淋漓酒香满手。

一团纷乱中没人注意到他们还未成年的二王子正穿着一身墨绿衣衫,远远地坐在角落里勾着嘴角眯着眼睛偷偷地笑,也没几个人记得,早在几年前,这位成天爱捧着厚厚古籍书本翻阅的小殿下已能将承袭自阿斯嘉德皇后的幻术玩儿得炉火纯青了。

END

没错,片段文的意思就是想到啥写啥,没有逻辑没有上下,也没有完结不完结的问题(滚,明明就是你懒)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