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尘】师徒日常之吵架了怎么办!(一发完,短篇)

下午群里聊天时开的脑洞。取名无能,反正就当日常系列,写着玩吧。

这章是根据预告里那段貌似因为萧炎练了魂殿的功夫,师徒吵架,药尘让他扔了纳戒不要再来了开的脑洞。

——————————————————

把纳戒扔掉,以后不要再进来了。

他猛地睁开眼——

天边一弯弦月黯淡,面前冷灰飞散,没有高山飞瀑,没有镜湖花树,他已然不在纳戒里。他被推出了那方寸天地,被赶出了那个人的世界。

想起最后听到的那句冷冰冰的话语,他喉间动了动,一口浓重的腥甜涌上来,又被他咬着牙生生咽了回去。手心里攥着那枚戒指,恶狠狠地用力,那些曾被温柔摩挲过无数次的古朴花纹深深地勒进皮肉里,硌得骨头生疼生疼的。

他浑身都在发抖,却不是因为这疼痛。他在生气,气得要命,他气那个人不肯相信他。气到狠了便猛地一抬手——

有一滴水从手背上滑散开。

他下意识地伸出另一只手盖上去,除却一点微凉的湿意,便再无其他。

摸着手背上的那点湿,愣了半晌,他才明白那究竟是什么。

摊开掌心,他看着那个沉甸甸圆环,勾勾嘴角——

怎么说狠话的人是你,哭的人却也还是你。

被捂得温热的纳戒再度贴上了眉心,不出意料的,他感觉到了一股排斥的力量。他也不急,沉下心来,抵着那股力量,一点一点,终是又推了进去。

 

纳戒里的世界一片沉寂,没有鸟叫虫鸣,没有星光日月,漆黑的天幕下,只有那座亭子,孤零零地立在那里。

那个人坐在亭下的阶石上,靠着一根柱子,仰头看着那片什么都没有的天空。

仅剩的那点子气也在看到那个白色身影的瞬间烟消云散了。此时此刻,立在这片由那人心境幻化出的天地间,他只觉得心疼得要命——方才怎么就光顾着自己的委屈气愤,却忘了那个人为什么会被困在这虚幻之地?想起初见时那人总是嘻嘻哈哈没一点正形,几乎每句话的尾音都带着点上扬,只在说起从前那个倾注了无数心血的徒弟时,声音一点点低下去,落寞又自嘲:“没想到我这天下第一,那么多年,却为魂殿养大了一个孩子。”被亲近的人狠狠背叛伤害过,困在这非生非死之间,可能永远也出不去,可能哪天便神魂飞散了,是要多坚强才能再去试着相信?自己怎么忍心又怎么舍得再去苛责他的不相信,还为此冲他大嚷大叫。

结果到头来,心疼得不行的,还不是自己。

啧!

屈起指节轻扣了下额头,他缓缓吐出一口气,轻轻走过去在那人面前盘膝坐下,如同往日听那人授课教学一般,定定地看着他。

那人却仿佛没看见他,只一径仰着脸遥望着远处黑沉沉的天际。

他看他不肯说话,便也安安静静地陪坐着,那人一直看着天边,他就一直看着他。

不知这么坐了多久,那人终于转过头来,目光在他面上淡淡扫过,又移开去,低下头垂着眼睑,语气淡漠而萧索:“不是叫你别再来了吗。”

“刀剑杀人,错的是人,不是刀剑。”他说。

那个人动也不动,理也不理。

“我是想要报仇,为娘报仇,为你报仇。”

“但即便心念一动便能杀人,我也绝不会滥杀。”

“因为我更想保护那些对我很重要的人。”

“魂殿永远诱惑不了我的。”

“他们没有我想要的东西。”

“我最想要的,我最重要的,已经在我身边了。”

“即使拼上性命,我也会护他周全。”

“为了他,地狱我也肯下。”

他一句句说下去,沉稳坚毅,直到那个人终于抬头看过来。

“所以,相信我,好不好?”他看进那双盈满水光的眼睛里,须臾,伸出手,一只去捂那人藏在广袖下冰凉的手,另一只则穿过那片银灰交织的发丝,贴着那人同手一样凉的俊美脸庞,指腹轻柔地抚过那微红的眼尾和湿漉漉的长睫。他噙着浅浅的微笑看着那人,眼睛一眨不眨,认认真真,郑而重之:“我会证明给你看的。我不是那只没心肝的混账野狗,我永远不会是。”

那人睁大了眼睛瞪着他许久,久得他都不由自主地开始心慌起来的时候,突然噗地一下笑了出来:“你当然不是野狗,”凉凉的指尖恨恨地戳着他的眉心,一下、再一下:“你根本就是只狼崽子!”

“那也是你养的狼崽子。所以你到底信不信你自己?”他顿时松了口气,又觉得那人果然还是笑着的样子看着最让自己舒心,便也忍不住跟着露出大大的笑容来,扯着那人宽大的袖子摇来晃去,小孩子讨糖吃一样。

“好了好了,我信,我信可以了吧。”那人摇摇头,翻个白眼,仿佛无奈至极,又好像漫不经心地随手扔过一个小巧的白玉药瓶子。他笑眯眯地接过,倒出一颗来含在口里,顿时口齿生香,浑身暖洋洋地舒坦。然后他听到那把天生温软的声线带着前所未有的坚定,一字一句咬着重音说给他听:“我相信你。”

一瞬间,他觉得仿佛整个天地都明亮了。

不,不是仿佛。

天空不再是一望无边的浓黑,璀璨的蓝绿色流光划过天际,和着心跳的节奏跃动,变幻无穷,美丽无匹。

——本集完——
和师父吵架了怎么办?
哄回来呗!

评论(14)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