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刷的时候又get到一颗小糖!
说糖之前先要提一个人物——宗师身边那位管钱的大妈!忠心耿耿并且貌似讨厌所有宗师喜欢的人23333,比如女武神,比如基妹。对于女武神她从来没有好的形容词,对于基妹么,更厉害了。宗师把女武神和基妹叫来,对于锤哥拐跑了绿胖这事非常不高兴。基妹插嘴说我可以把人给你找回来,被宗师训斥,大妈立刻递上那根可以把人点熔化的棒棒糖棍。反倒是宗师自己说干嘛给我这个,他就是打断我而已,这又不是死罪。所以可见,这位大妈对于我们短短一两周就取得宗师好感,看个比赛可以和宗师坐一张沙发的银舌头是多么讨厌,巴不得他快点触犯宗师好弄死他。(总觉得大妈对宗师有点那啥)
然后,四刷的时候注意到飞船大作战追杀锤哥女武神和班纳前,这位大妈还有一个镜头,就是在飞船仓库,那个基妹坑哥按报警器的地方。根据后面起义军遇上基妹的剧情来推论,基妹此刻应该还在地上抽抽着。然而大妈并没有管他。直到那个石头人捡到开关并且关上了它。
于是我突然之间醒悟,锤哥这段的心思是有多缜密啊!他把基妹电倒留下,把开关扔在边上,这样一来,如果是起义军们先发现基妹,自然会认为他也是被宗师压迫的同伴之一,而如果是宗师的人先发现基妹的,也不会怀疑是他带锤哥偷到的飞船,基妹就不会因为背叛宗师而被抓起来处刑。也就是说,无论在哪一方人那里,基妹都是安全的!锤哥不仅留给基妹自己选择道路的自由,同时还保障了基妹在做出选择前都是安全的!
看完电影出来回味这段,被锤哥“看穿你后反套路,套路了你的同时也要护你安全,指给你看正确的路但也给你选择的权利”这种层层叠叠一环套一环爱与智慧与尊重并存的双商苏一脸!难怪这部从头到尾把基妹吃得死死的!!甜齁我!!

忍不住地想吐个槽,锤基相关

我真是烦透了强行说锤哥渣的论调了!
雷神1说锤哥最终为了个女人对基妹动手——不然怎样?那个时候基妹还说得通道理吗?难道任由他毁了一整个星球然后跑去地球因为迁怒而滥杀无辜才叫不渣吗?阻止他发疯反倒不是爱了?我倒是想问问,两个人一起坠下彩虹桥,尽管刚刚上过当,锤哥还是会毫不犹豫地伸手去拉住弟弟,不是真爱是什么?
雷神2里说锤哥抛尸渣——我真的觉得这种论调的人又ZZ又自私!且不说这本身就是剧本改了真死变假死的bug,就算确实把基妹的尸体留那了又怎样?别忘了锤哥还有个拿到了以太准备把九界全部归于黑暗的麻辣鸡丝要打!难道要让他扛着基妹的尸体去打不成?以为基妹死了的时候,锤哥的伤心哀痛难道不是真实的吗?但是哀痛以外他还有更大的责任更重要的事要去做好不好!难道真切的伤痛还比不过怎么处理尸体更重要?堂堂男子汉,大敌当前要是还这么矫情这么婆婆妈妈拘泥小节小爱这么没有决断,还能看么?反过来说,这种人基妹会看得上么?
好了,到了第三部,官方都盖章彼此真爱了,没想到居然还要强行渣锤哥!电梯谈心,强行心疼基妹那句“你觉得我就这个水准”的,难道没有听到锤哥说的“I thought the world of you”?还有电倒基妹自己开飞船走的那段,又强行锤哥扔下基妹——我说,难道不是基妹先按了报警器坑哥?一整个阿斯加德人民在等着他去救,锤哥不走怎么办,留下来被扔回竞技场还是等着被宗师抓到化成糊糊?或者一定要带上基妹这才叫爱才不算渣?为什么就是选择性无视了锤哥对基妹说的那句“你是诡计之神,但你的能力远不止此”!我了解你的能力,我也尊重你的选择——这才是真正的爱啊!不是哭着求着非要把弟弟绑在裤腰带上才叫爱的!爱是平等尊重不是强制和纠缠!借用锤哥的台词,他都成长了,为什么这么多年你们的思维还停留在原地呢?
至于最后没有看到基妹上飞船的场景就强行锤哥又渣的,我真不知道你这是黑锤哥还是在黑基妹!明明前面为了基妹一句你觉得我就这个档次就玻璃心了,这里反倒是你们又不相信基妹的能力了?连直面已经复苏的火魔的锤哥、女武神和浩克都能及时撤退,一个开着宗师飞船、能力之一包括瞬移、还有空间宝石可用的魔法师系的基妹会来不及跑?你是有多看不起基妹?我基妹美如画但他真的不是什么需要人救的娇花好么!这里唯一的未知数只在于拿到了空间宝石的基妹还会不会回到锤哥的身边——这也是锤哥第二次给基妹选择的机会:从此天高任鸟飞,还是回到他的身边。再说一遍,爱不是强行留住,是明知可能会失去还是愿意放手!爱不是无处可去,我只有你,而是我有整个世界而我依然会回到你的身边!这才是真正成长了成熟稳固健康的爱!
不是想干涉别人萌什么怎么萌,不是说我觉得甜就非要别人也觉得甜!你爱吃玻璃渣爱吃刀喜欢萌虐,随便你!但能不能别把自己的脑补扣锅给锤哥还强行喊渣虐!
锤基在我看来就是一对大写的双箭头!是无论发生过什么都消磨不掉那些经年累积下来的深刻感情,是不能相互理解的时候尚且无法割舍这份感情,在成长到足够理解对方后愈加学会珍惜尊重彼此,能够为彼此的强大而骄傲的两个强者!而不是靠着某一方单方面死不撒手或者委屈隐忍来维系扭曲的情感的渣攻娇花!

——以上。来自一个实在看不下去“锤哥渣,全是刀”这种论调的狐狸的吐槽= =

因为爱——记我们这些年磕过的糖(雷神三部曲,锤基向,严重剧透)

二刷完成,糖太多,吃不完!梗太多,挖不尽!

CP滤镜严重,有大量脑补和个人理解,有大量雷神3剧透,慎!

先放点图隔离,以防被误伤吧,虽然我觉得到今天已经透得满世界皆知了!




关于领养。一人一次,大家扯平!哈哈哈哈!但是出自Loki之口,又有点意义不同了——身世终于不再是Loki心口的伤疤,再也不需要戳着它,一面痛不可当一面伤人伤己地大吼“我不是你弟弟!”甚至连跳彩虹桥都被他拿来当谈资,可见是真正放下了。这里还是要谢谢奥丁的,挪威草原上的那段谈话,那一句句我的儿子们,还有那句“你的母亲会为你骄傲的”,彻底化解了Loki的心结——重要的从来不是你并非我们亲生,而是你是我们的儿子,虽然你做错过很多事,但你依旧是我们的孩子,我们依旧会为你的成长而感到骄傲。

关于幻象。第一次,Loki探监,我觉得他一出现,锤哥就知道是幻象了,拿东西扔他其实就是有小情绪:“你TM都不用真身来见我!你刚才还不认我!”当然了,最后直接拿个瓶子照脸砸过去已经不是小情绪而是纯粹发脾气了。23333 第二次,看到被瓦尔基里捆绑起来的Loki,我觉得吧,锤哥也是看得出来的,那句“就是确认一下”明显是故意在嘲笑弟弟顺便欺负一下他,毕竟他吃过太多次亏了。不过,相对瓦尔基里拿个实敦敦的酒瓶子砸过去,即使只砸到墙,那也是铿然有力碎片飞溅,锤哥可是特地挑了个空的小罐子扔的!第三次,去偷飞船,基妹说着说着话就偷偷分身幻影,自己溜一边儿又打算坑他哥了。但锤哥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甚至都不需要去触碰一下那个幻象来确定!——现在的锤哥已经太了解这个弟弟!至于第四次,看着从镜子里出现的Loki,我依旧觉得,锤哥其实是分辨得出真幻的,和之前不同,他扔那个玻璃盖的时候不是照着人身上扔过去的,而是抛过去的,高度、位置妥妥就是等他弟弟抬手接住,还有看到Loki接住的时候,他显然也并不惊讶,他勾着嘴角微笑,高兴且欣慰。我还记得雷神1的时候他去捞彩虹桥边缘的Loki摸了个空,复联1又被幻象骗进罐子里关起来,那个时候Loki曾嘲笑过他哥:“你永远没长进!”,但这里,锤哥已经学会分辨了,或者,换句话来说,他已经学会看懂他的弟弟了。(感觉被官方爸爸直接摁糖罐子里了!)

关于捅肾。复联1的时候,Loki捅了他哥一刀(虽然一直被我们嘲笑,捅别人的时候的刀一米,捅他哥的时候五公分),雷神2的时候他又捅了他哥一刀(虽然是幻象,做给麻辣鸡丝看的)。雷神3前,锤基党的口号是:“我弟捅我千百遍,我待我弟如初恋”,刀里也有糖。现在官方爸爸向我们证实,这根本就是兄弟俩从小玩到大的梗!哪里有刀?根本是纯糖!

同理可证的摔人。复联1,锤哥从飞机里捏着基妹后颈拎出来,找了个荒山往地上一扔,基妹半天才爬起来,还扶着后腰(想歪三秒)。后来纽约大战的时候,被弟弟捅完的锤哥恨恨地把人举过头顶一把扔在,嗯,脚下。对,不是像基妹扔托尼那样直接扔下几百米高的大楼,而是扔在平台上自己脚边(撑死三米)。这点我一直当糖吃来着的。结果,现在官方爸爸告诉我,这本来就是他们兄弟从小玩的羞耻Play。羞耻,是的,非常羞耻!而且,比起浩克那种摔法,get help式的扔人真的就只是小情趣了。

关于战斗。微博上看到有人说,锤哥从头到尾都没让基妹打过大Boss海拉姐姐,全部自己杠,或者拉着浩克、女武神一起杠。二刷的时候特地再仔细看了看,确实,所以除了传送那个时候基妹挨了那么一下子(还是被自己的飞刀反射给扎的),海拉姐姐真的从头到尾连他这个最小弟弟的指头都没碰到过。最后时刻,锤哥对赶来的基妹,这个和自己一样的神,分配的任务是去释放怪物,制造诸神黄昏。那一刻我其实想起的是雷神1里他理所当然拽着基妹跟他去约顿海姆打霜巨人,是他们兄弟聊天时基妹说“是我放出烟雾让我们大家逃出来的”而锤哥却说他人家打仗你在玩小戏法,甚至都没觉得旁边仆人的嗤笑是对弟弟的轻视。但雷神3,最终正面杠Boss的时候,锤哥已经能够了解并尊重Loki的能力,他清楚Loki不适合和强大的海拉硬杠,他也清楚Loki的魔法师特性应该用在更为合适的地方(虽然这个弟弟一直有颗近战的心23333),而那并不代表软弱。(大口吃糖!)

关于并肩。记得复联1里锤哥曾对基妹说“我们一起长大,一起玩耍,并肩战斗”,时至今日,在电梯里,锤哥说,我曾以为我们会永远并肩战斗直至世界末日,但我们早就走上了不同的路。结果前脚说完要分道扬镳,后脚出了电梯,基妹还不是照样配合了那个get help!还有之前的一路,面对宗师的那些卫兵,两个人动作一致步调一致连脸上欠揍的笑容都是一致的——你左我就右你前我就后,一面拌着嘴的同时却又彼此守护着对方的背后,滴水不漏,默契十足,让人不禁遥想当年他们并肩的画面,然后猝不及防地被塞一嘴糖。

关于选择。这大概曾是锤基最虐的点。Thor和Loki明明是一起长大的,但却选择了全然不同的道路。曾经Loki一次次做出选择,Thor则一次次指出这样的选择是错误的,甚至意图强行纠正他的错误。他不止一次对弟弟说“跟我回家吧”,却一次次失去弟弟。但这一次,他把选择留给Loki,他告诉Loki你可以留在这,留在萨卡,留在这个你能如鱼得水的地方,但他也告诉Loki“I thought the world of you”,他说Loki是诡计之神,同时也告诉他“你的能力不止于此”。然后他留给Loki自己选,留在萨卡也好,去更远的地方也好,或者回来,再一次和他并肩战斗。同样的,他让Loki去放出炎魔,不仅是因为这个任务更适合Loki,也是给了Loki再一次选择的机会。锤哥知道宝库里有空间宝石,而有了这个的Loki可以去任何地方,宇宙茫茫,也许就真的从此再也没有机会相见了,但他依旧选择了放手,让Loki自己去选择他想要的生活。也正因此,飞船上Loki现身,一把接住锤哥抛来的那个玻璃盖子时,那句“I'm here”才显得甜透心扉——这一次,他的弟弟终于回家了!(简直老泪纵横!想起老早以前看言情小说看来的那句话,拳头握得越紧,手中的流沙溜走得也越快,而当你松松握拳,却能看到它停留在你掌心。亲妈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关于骄傲脸。这大概是他们永远并且只留给对方的。基妹开着大飞船,摆着蠢爆了的Pose,嚷嚷着“你们的救世主来了”的时候,别人都是一脸吃惊,只有锤哥,那个被划瞎了一只眼睛,被掐着脖子摁在窗台上的锤哥,笑得那叫一个欣慰那叫一个骄傲啊!满脸写着“看!我弟弟!”(海拉姐姐大概都没眼看了!)而锤哥发大招电光闪闪的时候,基妹勾起嘴角微微一笑,那表情分明就是在说“这才像点话!”(对他哥能力百分之二百的信任啊!)

关于旁若无人。其实这点从雷神1就开始了。被父亲训斥了的锤哥掀翻桌子坐在台阶上生闷气,基妹过来找他说话那会儿,三勇士和Sif正好进来,然后压根就没人靠近他们——可见平时习惯了两兄弟同时出现的话,就没有别人存在的空间。雷神2,远远望着麻辣鸡丝过来,锤哥问简,你准备好了吗?基妹插嘴说我准备好了。然后就完全没简什么事,纯两个兄弟的对话了= =(讲真,女主做到这份上,真的,难怪要分手了23333)还有复联1,锤哥出现,直接闯进飞机,二话不说捏了基妹脖子就走(想起大狗叼着小猫脖子的场面了),完全无视飞机里的其他人。好了,到了雷神3,从锤哥看出基妹假扮奥丁到逼基妹现原型再到逼问父亲下落,你看阿斯嘉德民众有人管了么?有人发声么?哦,有的,那个新门卫。然后捏?被基妹要求闭嘴,而锤哥,连眼神都没给一个。两个人在萨卡星球重逢,一见面就开始你来我往话唠——“你还活着”“我当然活着”“你怎么在这?你的椅子呢”“我没椅子”——所以你们压根就不记得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也不记得旁边还有个宗师在了,对吗?最后的大战,基妹看到锤哥第一句话是你少了一只眼睛,锤哥说你来晚了。旁边的瓦尔基里翻白眼:两位,还没打完呢好么!于是两人面朝Boss海拉姐姐然后隔着女武神继续你来我往:“这次我真的不玩get help了”——喂,大敌当前你们能认真点么?“快电她!”“我刚才已经用了最大电流了,没用!”——你们记得当中还有个人对面还有个Boss吗?然后就是锤哥让基妹去放炎魔,制造诸神黄昏,两三句话基妹立刻心领神会,瓦尔基里在旁边真的是一个字都插不进去!(允悲)

还有一些零碎的小糖,比如史传奇帮锤哥找到了奥丁的位置然后让他快点滚,锤哥说,可以把我弟弟还给我了吧?注意,他说的是“我弟弟”用的是“还”——对内再怎么闹,对外,弟弟永远是“我弟弟”!还有,史传奇说在监视一切威胁地球安全的因素,其中之一就是Loki,锤哥大方点头:他确实是。——拜托锤哥你不要用这么骄傲的表情来说这句话好吗?

第一次见姐姐,明明之前兄弟俩还剑拔弩张(不过其实我觉得是锤哥单方面发火,Loki有点害怕也有点后悔,所以他小小声地喊了声“bro”,带点小心翼翼又带点小可怜还有点小委屈,简直看得我心都要化了),结果姐姐一出现,两个人立刻一致对外。(是啊,姐姐就这么完全变“外人”了)。

关于父亲。奥丁终于和两个儿子,尤其是Loki,在那个挪威的草原上和解了。在萨卡星球,被关起来的锤哥独自为父亲念悼词,念到末尾,基妹的声音加入了进来。还记得复联1的时候,锤哥一脸伤心说我以为你死了,而基妹用嘲讽又凄冷的口气反问,那么你悼念了吗?奥丁悼念了吗?二刷的时候,看到这里其实是有点泪目心酸的,但同时又觉得很感动。Loki其实一直在默默看着并在一起默念悼词的吧?从始至终,他没想过要奥丁的命,就像他从不真的想要杀Thor,他只是想证明自己“值得”。雷神3里,他看着Thor的时候,带着点淡淡的自嘲表情,问他,发现被欺骗,发现一切都是假的,感觉不好受吧?他说的就是当初知道自己身世时的感觉。那个时候的Loki曾冲着奥丁大吼大叫却眼眶里含着泪水,而现在,他和哥哥一起念出这段悼词。至此,Loki终于放下了曾经所有的不甘和怨愤,因为就像奥丁其实一直爱着这个儿子,而Loki其实也是爱着并且认可奥丁这个父亲的。

还有一个点,看得微妙的感动。Loki驾着飞船赶来,除了锤哥毫不吃惊外,还有一个人——海姆达尔。他从雷神1的时候就和Loki不对盘,他从来不相信Loki,他曾对Loki拔剑相向。但这一次,对于Loki假扮奥丁,以海姆达尔的能力分明是识穿了的,却也只是一走了之。而当Loki回来,他说的是“欢迎回家”——那是来自海姆达尔对Loki的认可,认可他是这个家 的一员。于是接着他说“我看到你来了”而Loki回嘴“当然你看到了”这段就显得格外的可爱亲切了。顺便说一句,还记得雷神1时Loki动用远古冬棺把海姆达尔冰冻起来么,其实我一直挺想说,这个时候的Loki真的远不是什么心狠手辣的主,即使面对的是不对盘的海姆达尔,他也没下杀手,不然就该顺手拿黄金枪给海姆达尔补捅一枪或者干脆轰成渣渣啊!雷神1里,他唯一下杀手的,只有他那个霜巨人亲爹。

对了,还有madness这个梗。雷神1的时候,锤哥要闯约顿海姆,Loki对他用过这个词,无奈至极。Loki要毁灭约顿海姆的时候,锤哥也对他用过这个词,而那个时候的Loki咬牙切齿地反问他“Is it?”。而到了雷神3,锤哥让Loki反其道而行制造诸神黄昏,Loki吐槽这很疯狂,即便对我来说。我不知道别人怎样,反正我是当糖吃的——疯狂吗?曾经Loki会觉得他哥的有勇无谋简直就是发疯,锤哥也曾经无法理解Loki疯狂背后的伤,而现在,他们终于能彼此理解,所以即使再疯狂,兄弟,我们也一起上吧!

再加两颗糖:变蛇的梗显然是对应上了雷神1里Loki把酒变成蛇的梗。我原本只以为他是吓唬仆人的,现在再看,真是意义深远啊!但对我来说,更甜的是八岁时的鸡毛蒜皮锤哥你居然记到现在!记到现在也就算了,问题是这种事看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结果这么多年来你还是弟弟弟弟不离口嘛!而基妹那个偷笑的小表情,真是又甜又可爱!像极了小男生去扯心仪小女生的辫子,多年后看到当时偷藏起来的发带还是会忍不住微笑的那种感觉!

另外一颗糖,是锤哥说如果你在这,我想抱抱你——我觉得这是对应上了雷神1里基妹曾对锤哥说,那就亲亲我吧。实打实的互撩!虽然时隔多年。好吧,你们把这种撩妹手段都用在对方身上了,难怪都没有妹纸要了!不过你们之间确实不需要妹纸了,哈哈哈哈!以及,我觉得,当年锤哥不解风情地回了句别闹,现在面对基妹的我就在这回报以一个迷之微笑,两相比较,真是甜到炸!不得不说,拉灯拉得这么及时,官方果然才是大手啊!

于是说到底,雷神三部曲,其实就是Thor和Loki的成长史。Thor从那个冒失莽撞不分轻重骄傲自大得有些过于天真的仙宫大王子,成长为一个有足够担当有非凡能力有勇有谋当之无愧的阿斯嘉德之王。当初他神采飞扬地穿过欢呼的人群,跪在金碧辉煌的仙宫的金阶下王座前,等着他的父神册封他的王位。而现在,他沉稳地穿过静立的子民们,坐上那个小小的座椅,无需任何形式,甚至无需冠冕,他已然成王!而那个狡黠、敏感、内心脆弱,崩溃过、疯狂过、迷失过的小王子,终于得到了父亲的认可、哥哥的认可乃至臣民的认可,终于解开心结,不再满心愤懑,也不在任何人的阴影之下。他曾站在金色王座的下方,不甘不愿地撇嘴,也曾手握权杖幻化成父亲的模样坐拥王座,而现在他站在他刚刚登基为王的哥哥身边,带着诚挚的微笑。

前路茫茫,星空浩渺,锤哥说,也许你也没那么糟。

基妹回嘴,也许不是。

两个人相视一笑。

他们终于真正理解并愿意包容对方:

恶作剧之神也许依旧会反复无常,但关键时刻,你依旧是我的弟弟,是和我并肩战斗的那个人。我们虽然彼此不同,但那并不妨碍你是我的兄弟,而我永远爱你!

FIN

抓心挠肝地等我诸神皇婚!这两天只能翻来覆去地重温1、2和复联1来解馋。我大公主、二公主真是美如画、配一脸!最后一张是雷神3的花絮里的,摸肩膀真是满满的爱啊!嘤嘤嘤!!

彼时光年(锤基,片段文)

彼时光年

片段1

彼时他们都还是少年,一同学文习武,一起玩耍胡闹,当然免不了还会有点小摩小擦磕磕碰碰,但多数都是转头就忘,没人会真的放在心上。

在选择修习的武器上,比起那些沉重的大家伙,Loki更喜欢小巧锋利的匕首,就像比起力量他更注重格斗的技巧。然而当身为女性的Sif都能英姿飒爽地挥舞着双刃长刀将一干英灵武士打得落花流水,并因而摘得了首席女武神称号的时候,Loki那过于纤瘦的身形和太过轻量的武器便免不了要招来一些轻视和取笑——尽管多数并不是恶意的。毕竟,就连Thor有时都会笑话弟弟那些都是“小孩子的玩意”。但是大约也没人记得,即使是在开玩笑,Thor也从未曾否定过Loki的实力。

对于这些,Loki只是报以玩味地一笑,好像并不在意,也不曾反驳过什么,所以谁也没注意到过他垂首时冰冷的目光。

然后就是一次玩笑起哄般的比试。Loki的身形在四个人的包围圈下显得尤为轻捷灵巧,出手则过于诡谲奇异,以致于根本没人能看清他到底做了什么。只是当他们停下的时候,围观起哄的人群都哑了声音。

Fandral的披肩被割成了一片片的布条,Hogun被挑断了束发的带子乱发扑面,Volstagg的斧柄被划成了萝卜花,而最狼狈的要属Sif,前两天才被Thor 称赞过的金子熔炼般美丽的金色长卷发被削得长短参差如同冬日里缺乏打理的枯黄杂草。

Loki,只有Loki,一身墨绿衣袍依旧整整齐齐,连那头漆黑的头发都纹丝不乱,而那把精致的匕首则早不知被收到了什么地方去。他背着手站在金色的逆光下,冲着正朝他皱眉头的Thor歪歪脑袋挑起嘴角,笑得无辜无害又带着点狡黠的顽皮,好像这不过是又一次无伤大雅的恶作剧。

所以Thor最终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但是,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质疑过Loki的战斗力,同样的,除了Thor也再没人愿意靠近Loki的身侧。

END

片段2

那一年,Thor在他的成人仪式上不负众望地举起了Mjolinr,从而成功地引发了整个王宫乃至整个阿斯嘉德上至王室下至臣民一致的欢腾与歌颂之声,就连向来严肃的众神之父Odin都忍不住露出欣慰赞许的笑容,并微微点头以示嘉许。

庆祝的宴会白天连着夜晚,佳肴连席美酒成河,欢歌乐舞不断,烟花漫天不熄,颇有点举国同庆的味道。Thor被簇拥在人群的最中心,一杯接一杯地豪饮,不推拒任何祝贺者递到他面前的酒杯,与四周的人们尽情欢笑谈天着,简直从头发丝到脚趾甲都透着意气风发的姿态。

就在这片热闹欢腾之中,突然不知是斟进哪个杯子的酒水满溢了出来,流到长桌上转眼化成几条蓝黑相间的小蛇蜿蜒而行,所到之处顿时引起惊慌的喊叫声此起彼伏。一干英勇的武士见状即刻持刀拿剑地上前去,连劈带砍一番,却不料断开的蛇身一而化二,二而化四,竟是越砍越多。于是有人干脆伸手去抓,却不知怎么的,全都纷纷扑了个空,手忙脚乱间免不了撞倒了这里的桌椅碰翻了那边的美食,徒劳无获不说还弄得自己浑身上下狼狈不堪。倒是也有几个眼明手地快抓到了几条小蛇,得意地握紧举起来,还来不及炫耀一下,却发现手中转瞬便已空空如也,只余水渍淋漓酒香满手。

一团纷乱中没人注意到他们还未成年的二王子正穿着一身墨绿衣衫,远远地坐在角落里勾着嘴角眯着眼睛偷偷地笑,也没几个人记得,早在几年前,这位成天爱捧着厚厚古籍书本翻阅的小殿下已能将承袭自阿斯嘉德皇后的幻术玩儿得炉火纯青了。

END

没错,片段文的意思就是想到啥写啥,没有逻辑没有上下,也没有完结不完结的问题(滚,明明就是你懒)

哀悼(锤基,一发完)

没空填坑,想起这篇旧文,搬来凑数。(噗,为啥刚刚我自己看到的都是乱码,囧,二公主你这是有啥意见么= =||)

哀悼

一直到Loki死去,Thor才意识到,一直以来Loki是多么的孤独。母亲已然逝去,父亲则太过沉默,于是再无人能同Thor一起哀悼Loki的死亡。直到这一刻,Thor才发现,即使他们的朋友们——他以为是他们朋友的这些伙伴,实际都只是他的朋友,却不曾是Loki的朋友。他们从不曾将他当做独立的个体来喜欢,却又将他单独地列出来报以厌恶——此刻也只是在为他的伤心而抱歉,却不能理解他的悲痛,更不会为了Loki感到悲伤,也是直到此刻,他才理解,Loki所说的阴影,以及那些他原本认为是“莫名其妙”的自卑,到底源自哪里。

Thor没法再在这庆祝胜利的宴席中待下去了——那是起自他们母亲被杀,止于Loki牺牲的胜利,鲜血淋漓且苦涩难当。他悄悄地离席,没有惊动任何人,带着他的Mjolinr,随着雷电落在STARK大厦顶层那宽广的露台上。

他坐在露台冰冷光滑的地上,这个他曾和Loki争执打斗过的地方,一动都不想动。于是当全副武装的钢铁侠冲出来时,他只是仰起头,看着他新结交不久的中庭朋友,咧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说:“我能要杯酒吗?”

当然,他能。而且远不止这些。

他的中庭朋友慷慨地提供了他数不尽的美酒,各式各样——用Tony Stark的话来说,管饱管醉。哦,这个时候,他已经把那身盔甲又给脱了。

除此之外,他们还提供了他一个倾吐一切的空间。

开始只是大厦的主人,指挥着他的机器人管家和机器人小朋友搬来了成堆成堆的酒瓶;然后是那个笑起来有点温柔腼腆(当然Tony说那是傻呼呼的同义词)的金发队长;接着是变身后又大又暴躁但不变身时安静又温文的博士;还有那个强悍美丽套话功夫甚至强过他那被称为银舌头的弟弟的红发女战士,和总是喜欢占据高处,如精灵般百发百中的箭手。

他们零散地围在他身边,和他一样席地而坐,各自拿着酒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偶尔清掉一些他身边堆积过多的空瓶,并补上新的。他们安静,不催促,不插嘴,也不显得厌烦,任凭他絮絮叨叨前后不连贯地讲着他的童年,他和Loki的童年。

Thor知道他的中庭朋友们也不喜欢Loki,甚至恨Loki,因为Loki曾带着齐塔瑞人入侵,搅得这里天翻地覆死伤无数。但他真的需要有人听他说说话,说说Loki。而不知为何,Thor觉得比起他们,他反而更难对着他的那些Asgard的伙伴们开口。

你们不了解他,你们没见过他小时候的样子,那时候他不是这样的。

Thor将这句话来来去去念叨了好几遍。

是的,他们不了解Loki,他们看到的认识到的只是一个疯狂的侵略者,视生命如草芥的疯子。他们从不曾认识过那个总是坐在绿荫底下恬然安静地翻着厚厚古籍的Loki,也不曾认识过那个喜欢扑闪着无辜的绿眼睛偷偷笑着搞些无伤大雅的小恶作剧的Loki,还有那个在战场上他可以放心交付背后的Loki,或是那个满目凄惶悲伤在绝望中决然地松开手坠下彩虹桥的Loki。

但其实连他自己都不曾真正了解过Loki,不曾了解过他的弟弟究竟是从何时起开始习惯于远远地站在人群外抿着嘴角淡淡看着一切,也不曾了解那双绿盈盈的眼瞳中一闪而逝的暗影起自于何。

如果,如果他能不那么粗心大意,能不这样视一切为理所当然,如果他曾好好地去了解Loki理解Loki,就像母亲那样,是不是这些就不会发生了?

然而,都太迟了,Thor想,太迟了,他再也没有机会去了解Loki了。

Loki死了,他死了。

Thor轻轻地说,像是在说一个无人知晓的秘密,又像是怕惊动了谁,吓着了谁。

而事实上,他唯一吓到的只有他自己,唯一惊动的就只有他的眼泪。

大颗大颗的泪水从他碧蓝如天空的眼中蜂拥而出,前一颗还没有完全坠下去,后一颗已迫不及待地挤了出来。它们有的沿着他的脸颊滑下来,从下巴上滴落到胸前,有的干脆直接从眼眶里跳出来砸在他手上。它们挨挨挤挤不停歇地满溢出来,就好像挤满他胸腔的悲伤终于找到了可以出去的地方,最后弄得他脸上、胸前、手上,到处都是咸涩的水迹。

他是为了给母亲报仇,他是为了救我。

Thor喃喃着说。

他的弟弟,就那样躺在他的怀里,身体渐渐冰冷僵硬,白皙的皮肤慢慢灰暗,卷长的睫毛再也不会翕动,翠绿的眼睛再也不会闪亮,他再也不会对自己笑,也不会对自己怒吼了。他们再也不能和好了。而最终,他还不得不把他独自一人留在那里,留在那个沙尘满天焦黑空旷的地方,而且再也没能找回来。他终究没能带他的弟弟回家。

Loki。

弟弟。

Thor颠来倒去地念叨着,一遍又一遍,然后,在中庭墨蓝如丝绒的天幕下,终于放声痛哭。

当然,彼时Thor还不知道,他的Loki正手握权杖坐在奥丁的宝座上,沉默地俯视着他的哀悼与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