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基】片段灭文法之那对神(烦)兄弟(1.救世主归来)

从复4的结局改写开始,全员皆存活(只有LS死了)

以及,我锤才没有变成混吃等死的死肥宅!!

以及的以及,这文没啥特定走向,就是想到哪写到哪的片段文,基本都是甜的。

CP的话主要就是锤基,其他CP可能不会很明显,如果文里出现了,我会在文前标出,tag里就不放了,自行避雷吧。

1.救世主归来

洛基是在那个终极战场上出现的,确切点说的话就是在托尼背后,在他把那六颗要命的宝石从灭霸那儿悄没声息地撸下来弄到自己的手甲上,并准备打个殊死一搏的响指的时候,一个和斯蒂芬类似但要华丽花哨得多得多——金绿交织出的火焰图腾——的传送门毫无预兆地凭空划开。

“Your saver is here!”充满戏剧腔的开场白,还是自带魔法翻译的那种,确保在场的所有生物都能听懂。

托尼只觉得手上一轻,耳边一阵风掠过,还来不及反应,就看到镶着六颗原石的手甲被一根墨绿织金的发带绑在索尔那个神奇的锤子上——说好的除了他自己没人能拿得起呢?幻视不算——被某个绿眼睛的混蛋扔了出去。与此同时,那个混蛋还极其讨人嫌地、用一种分外快活的语调俯身在托尼耳边说道:“好久不见,大眼睛蝼蚁,我得说,逞英雄这种事还是交给我那个皮糙血厚的哥哥来更合适一点,不是吗?”

“神TM——”托尼完全是下意识地破口开骂——为了自己突然被抢的手甲,也因为又被叫了回“蝼蚁”——同一个人,二次!

但他没来得及完成它——后面的词句被他硬生生吞了回去——当然不是因为脏话或者礼貌之类的问题,毕竟这会儿也没人有空跟他计较这个了。

他只是被雷震到了,而已。

实事求是地说,是几乎所有人都被震住了。

那个据说是用一整颗星星做的锤子笔直地飞入索尔以九界十天唯我为王之姿伸向天空召唤着的手中,下一刻,无数闪电猛地撕裂天空直贯而下,将整个战场笼罩在一个由雷电交织而成的世界中——很多年后,这个场景依然被人们所津津乐道,无论当日在场还是不在场的。

不过,凡事总会有例外,而显然,他们依旧热爱金色大角头盔的斑比永远会是那个例外。

托尼敢拿他的战甲发誓,他绝对看到那位金角大王笑了——嘴角轻轻勾起,微妙地介乎骄傲与欣慰之间的一个微笑。老实讲,那一瞬间,托尼有点拿不准自己到底是该为斑比竟然有嘲讽以外的表情感到惊讶,还是该为这种反常感到惊心。然后他就看到那个墨绿缀金的颀长身影如同在自家庭院中闲逛一般,悠然自若地穿过漫天漫地的电闪雷鸣,走到了雷电的最中心——索尔的身边。他将一只手轻轻搭在他兄长的肩上,另一只手缓缓举过头顶,轻巧地、近乎玩笑般地打了个响指。

啪——

随着清脆的一声响,那些几乎亮瞎人眼的闪电幻化成金绿色的火焰呼啸着席卷过整片天地——所有人都下意识地伸手挡了一下,却意外地发现这些火焰并没有带来灼伤或者疼痛。

然后?

然后战斗就结束了。

黑色的飞灰从某个点开始飘散开来,继而蔓延了整个战场。只是,不同于上一次的随机,这一次,仿佛被精确定位了一般,湮灭成灰的只有灭霸带来的那些怪物,当然,还有那个丑拒了的紫色泰坦巨人。

一切便都结束了。

在经历了约莫一分钟的绝对静默后,所有人都开始欢呼起来,除了那对没有血缘的北欧神祗兄弟——他们正在忙着热吻彼此,毫不顾忌周围群众掉了一地的下巴。

呵,很好,这很神话了。

托尼翻了个白眼,放松地躺倒在地,对着走过来的小辣椒噘噘嘴,同时带着欣慰的头疼听着他的睡衣宝宝比刚才战场上见面时更加语无伦次的叽里呱啦。

耳尖的托尼还在那一大串的“史塔克先生”里听到了点别的——

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某个总是带着轻俏狡黠的笑意的声音里,罕见地浸透了某种深切的感情,轻轻说道:“你看,哥哥,我早就说过,阳光一定会再度照耀在我们身上的。”

遥远的天幕中,重重的云层还未完全散尽,一轮金红色的太阳已然破云而出。

光芒万丈。

不,是很漫画。

托尼想了想,纠正自己。

————中庭新生活即将开始的TBC————
废话时间:对!我就是觉得,经历了雷3和复3的基妹完全worthy!绝对可以拿起喵喵锤!

记一个锤基的梦😂

基妹没死,回来了,锤哥战后PTSD,一时一刻都不能看不到弟弟。基妹留在地球上,还当了摇滚明星,去别的地方开演唱会,开始没带锤哥,但锤哥受不了,没几天就追去了。

在机场的时候锤哥碰到了银护的人,也是来看演唱会的,但他们不知道那个摇滚巨星是基妹。几个人看到锤哥都很开心,围着他上下其手,说着“你肌肉回来了啊!”、“哇,你头发又长了”之类,然后听到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说,把你们的爪子拿开!
原来是基妹听复联其他人告诉他锤哥要来,怕他哥找不到地方特地过来接机的,结果看到别人摸他哥,伐开心了!

基妹带着锤哥回酒店,看到他胡子拉渣头发乱七八糟非常嫌弃,就拿了捅肾小刀给他哥刮了胡子,要梳头的时候发现没有梳子,浴室里那种塑料梳子基妹完全无视了。他就打开窗子掰了一截月亮做了把梳子,给锤哥梳头,还在他右侧编了两根细的辫子,左面编了一根,分别代表他们的父母,还有他自己。

接着基妹就拉着锤哥去酒店的餐厅吃自助餐,但是人太多,两个人走散了。基妹发了短信给锤哥,自己在等一份限量的点心出炉,正碰上乐队的同伴,然后开始打打闹闹抢点心玩,结果锤哥过来时正好看到基妹被推了一下,立马就炸了!冲过去把弟弟搂怀里吼谁敢打我弟弟,并且整个天空开始电闪雷鸣。

基妹巨无语拍拍他哥,没人打我,别担心,我们在玩呢,我不会再死的。但你要是害我开不成演唱会,你就死定了!我买的樱桃就一颗也不给你吃了!

——————————
等有空看能不能把这个梦整理成篇小甜文😸

【锤基】I'm here(Loki篇,依旧是甜的,放心食用,以及,复联3相关。)

1
他知道自己这一把搏得确实有点大了,但显然的,在那种境况下,他也没有更多选择的余地了。

他当然清楚如此简单的刺杀肯定不会成功,毕竟实力悬殊是摆在那的事实,而他不过需要一个掩人耳目的幌子。但话又说回来了,谁能说计谋不是另一种形式的力量?

颈骨被扭断之前,他已经先一步抛弃了那具无用的躯体,将抽取出的神识投进藏匿于胸口的永恒之火的火种内——这当然不会是个愉快的过程,却是最快掌控神火的途径。一旦他成为了永恒之火的主人,是能够复活生命还是要焚尽一切,也不过是他转转念头的事,当然前提是他没有先被那永不熄灭的火焰吞噬殆尽。

幸好,他从宝库里带出的可不只有会惹麻烦的宇宙魔方,而置之死地这种事,他早已驾轻就熟。所以,要是谁还会相信他这个诡计之神不会在死亡这件事上搞点花招,那他一准是全宇宙最大的蠢货!

哦,好吧,Thor不能算在这个衡量标准之内。

他看着他的兄长嘶喊着他的名字,在爆炸的火焰里将那具已然被他亲自舍弃了的冰冷身躯牢牢护在怀里,轻轻叹了口气——就像他曾指出过的,今天、明天、一百年、两百年,Thor永远学不会放手,无论经历过多少次。

侧过头,看着不知何时出现身边的三个人,他既不惊讶也不害怕,反而挑起眉毛朝对方微笑着眨眨眼:要不要赌赌看呢,尊敬的命运三女神?

无论命运的经纬线如何编织,无论被剪断分离多少次,他最终一定会找到我,然后带我回家。

2
这不是他第一次伪造自己的死亡,却是他第一次直面Thor的痛苦。

不可否认,曾经,那些刻在铠甲上的头盔图形、编入鬓边的黑发乃至纹在手臂上的悼念文字,让他在些微的讶异外,更多感受到的是一种深埋心底的、不可名状的窃喜乃至得意。

但这一次完全不同。

当他亲眼目睹那仅余的晴空般湛蓝的眼眸中除了复仇的执念再无其他,亲耳听到每一声关于“骗子”的谴责中浸透的蚀骨伤痛,当他眼睁睁看着他的哥哥赌上性命去制造能够克制灭霸的武器却无法阻止时,他才真正明白自己的死亡究竟对Thor意味着什么。

但他已无能为力——不是他不想跳到那个伤心欲绝的大个子面前大喊一声“Superise”,而是他真的做不到了。

为了成为永恒之火的主人,他舍弃的不只是一副躯体,还有他大部分的神力,倘若他不是冰霜巨人的后裔,倘若没有远古冬棺的保护,他甚至一开始就无法抵抗住火焰的侵蚀。即便如此,以他如今的状态而言,固然并未真正死亡,却也不能完全算是活着。

但那又怎样?

无论输赢,他都不会后悔这场豪赌——为了他的太阳能够再度升起,没有什么是他不能牺牲的。

收束起已然臣服于己的小小火苗,化作点点荧光,寄居于兄长灭失的右眼窝中,他想他的神王应该不会介意分他一点神力帮助他维持神识。

当然,他也会投桃报李。

冰冻寒冷的外太空不能夺去他的Thor的温暖,熔炼神铁的火焰也休想伤害他分毫。

I’m here.

他将自己的影像投射到Thor的意识深处,是安抚也是陪伴。

他们曾在过去千年的时光中并肩而战,这一次自然也不会例外。

3
当那柄新铸的战斧裹挟着雷霆万钧之力,以势不可挡之姿劈毁黄金的手套劈进那个泰坦人的胸膛的时候,他感到无比的自豪——那才是他的Thor,阿斯嘉德之王,雷霆之神本来的模样!

而当Thor从怀里掏出一把精巧锋利的匕首狠狠切断那个紫薯精的喉管时,他感到的是足够撼动他灵魂的惊讶与喜悦。

他当然知道Thor会为他报仇,却没想过会是以这样的形式。

他满足得几乎要飘起来。

事实上,他发现自己真的飘了起来。

伴随着兄长神力的轰鸣,他在那声低沉的呼唤中从那个毛绒绒的小动物赠与的假眼之后缓缓溢出。他的神识化为六角的冰晶,中间却跃动着火苗。他几乎都要以为自己最终没能逃过神力耗尽消散成星屑的命运,却发现实际上他正在一点点聚拢成形。熟悉而陌生的力量在新生的体内流转涌动,与之前不同,却比之前更为强大的,冰雪与火焰的力量。

繁复精致的图腾随着深蓝的皮肤如水纹一般蔓延过新生的躯体,瞳色鲜红如宝石。

金发的神祗向他伸出手,他毫不犹豫地将自己投入那个坚实紧密几乎让他疼痛但甘之如饴的拥抱中。

骗子!

他坦然接受了这个指责,回敬道,蠢货!平生第一次,他将这个词念得不带丝毫讽刺,而是浸透了甜蜜。

他打了个响指,一朵橙色的火焰出现在他的指尖,蓝肤在澄明的火光中渐渐褪去,他恢复往日的容颜,翠眸盈然含笑,带着火焰的手指轻轻抚上那只曾寄居过的眼窝。

眼前的人不闪不避,蔚蓝的眼眸里是全然的信任。

橙色的火焰漫过无机质的假眼,如雨水浸润过初夏的森林。

他满意地看着被永恒之火赋予生命的新瞳,歪歪头,朝那对蓝绿的异色瞳孔眨眨眼睛:

喜欢我的礼物吗,哥哥?我觉得挺适合你的。

他带着恶作剧得逞的狡黠与得意微笑着。

怎么能不得意?他赌赢了命运三女神,获得了一个全新的躯体,从此,他,Loki,阿斯加德的亲王,奥丁之子,约顿海姆的正统君主,诡计之神,又多了一个头衔:火神——他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仅有的一个,作为一个冰霜巨人,得到永恒之火的臣服,取得火神的神格。

隆隆如雷的笑声里,他的兄长温热的大手摩挲着他修长柔韧的脖子,以千年来捻熟于彼此的姿态,唇瓣却以他所不曾领略过的滚烫与颤抖覆上他的额头:

欢迎回家,我全宇宙最不听话的弟弟,我最重要的小骗子。

I'm here.

他答道。

正如他承诺过的,阳光一定会再次照耀九界,而他会为他挣脱命运的丝线,回到他的身边,他的Thor,他的哥哥,他的挚亲,他的挚爱,他的王,他的神明,他的太阳,他的所有。

——END——

请配合Thor篇食用。

把Thor的小骗子还给他了。Thor不能没有Loki,Loki也不能没有Thor,千年的时光,他们一起走过,并且将继续一起走下去。

【锤基】I'm here(Thor篇,甜的,涉及复联3内容,剧透慎入。)

不接受我基妹就这么草草退场,复联4太远,先给自己回一口血。

1
力量宝石的紫色光芒翻涌着席卷过整个船体,所到之处,一切皆在崩塌碎裂。而他能做的,仅仅只是艰难地爬过去,把那具僵硬冰冷的身体牢牢护在怀里。

这一次,再没有人会猛地跳起来,拿刚刚够刺穿他皮甲的小刀捅他,在得逞后没心没肺地笑着喊superise!而他嘶喊出的每一声名字,也再不会有人回应他了。

他在虚无中飘荡,黑暗和冰冷正一点点蚕食他的意识,挣扎在最后的一线清明间时,他仿佛听到有温柔的叹息声响起在耳边,对他说,I'm here, 对他说,太阳一定会再度照耀我们。

骗子。

他想。

你明明就不在了。我的太阳也永远不会再升起了。

怀抱里已然空荡荡的一片,他却还维持着那个抱紧的姿势。

他最后感觉到的是一股巨大的冲击力,还有一丝温热的暖意,融进他早就空无一物的右眼窝深处。

2
那只毛绒绒的小兔子问他,所以,你弟弟死了?

他点点头,说,对,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反正这也不是他第一次死了。

每次都拿这招骗他的小混蛋!

他想起从前自己掉的那些眼泪,几乎要因此微笑起来,嘴角堪堪将要扬起时却又停顿住了。

不过这次我觉得他可能真的死了,他低声说道,不知是说给那只兔子听的,还是说给自己听。

抬头望向驾驶舱外,宇宙茫茫,星辰黯淡。恍惚间,好像又看到那个人站在那,歪头看着自己,笑意盈然地说,I’m here.

骗子!

他搓了把脸,顺手抹干那些沿着脸颊一路流淌到脖子的水渍。

无论是冥界还是英灵殿,宇宙的角落或是虫洞的尽头,他发誓他一定会找到那个小混蛋,然后好好揍他一顿屁股!

但在那之前,他还有必须担负的责任、必须完成的使命——作为阿斯加德的王,作为九界的守护者,以及,作为一个哥哥。

 

3
他站在星核的中央,用尽全力扳动机括。

灼热的火焰穿透他的身体,他不闪不避,昂然承接下整个星体的力量与热量。

他不在乎,不在乎痛楚,也不在乎生死——反正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但如果他失败了,如果他没有能够取得制胜的筹码,如果不能手刃灭霸,生死于他又有何分别?

淬炼的火光熊熊燃起,星环解冻,濒死的星球苏醒过来。

瑰丽的融焰中,他视野模糊,意识渐远。

然后他又听到了那个声音,仿若叹息,近在咫尺。

I'm here.

骗子!

他猛地睁开眼睛。

电闪雷鸣,长虹贯宇。

 

4
胜利女神最终还是站在了他们这边,尽管代价巨大。

他站在焦黑的旷野之上,沉默地望着周遭的一切,尽管满目疮痍,却也无妨于劫后余生的喜悦浮现在每一个人的脸上,即便其中也掺杂了失去的伤痛。

但这些都不属于他,他早已一无所有。

或者,他还是有的。

他隐约感觉到了,当他徘徊于生死边缘之际,还有在战场上全力一击的瞬间,那种仿佛从身体最深处涌出的冰凉与温热并存的感觉,也许并不只是源自思念与痛苦所创造的臆想。

Loki,他轻轻念着,这个横贯他整个生命,刻进他灵魂里的名字。

尾音颤颤卷过舌尖,冰冷而又滚烫的温度翻涌在心口。有什么东西正同他的神力轰鸣共振,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中,随着那一声未散尽的余音从毛兔子送他的假眼里缓缓淌出,荧光点点,闪烁如星芒。

他凝目望去,竟是一朵冰晶,却奇异地在中央燃着一星火苗,然后是第二朵,第三朵,第四朵……

冰晶越聚越多,火焰如心跳搏动,交织辉映间,璨若星河倒悬。

金绿色的光芒中心逐渐有一个身影勾勒成形,由模糊到清晰,甚至可以看到墨绿的披风烈烈飞扬。

I'm here.

泠泠如冰雪的声音,带着春风拂面般的笑意,穿透耳膜,震颤心魂。

他毫无所觉地松开了那柄旷世神斧,只一心一意地伸出手去,想要碰一碰那个似真似幻的身影。

没有虚影,没有幻象,修长柔韧的身躯被他结结实实抱进怀里,胸膛紧贴着胸膛,肋骨挤压着肋骨,脉搏呼应着脉搏。

骗子。

他喃喃着,声音嘶哑。

和他一样坚实的手臂收拢在他的肩头,耳边是他熟惯了千年的嘲笑,只是少了恶意多了温存:

蠢货。

轻轻一个响指,便有橙色的火苗乖顺地燃起在修长白皙的指尖,雀跃着照亮那双翠绿的眼眸里,全是恶作剧得逞的狡黠笑意。

操纵着永恒之火的手指轻抚过他缺失的右眼,温暖平和似冬日的阳光,逐渐明晰的视界里,春日湖水样的眼底倒映着一双蓝绿异瞳。

他的小混蛋含笑望着他:

喜欢我的礼物吗,哥哥?

即便作为谎言之神,这一次我可是恪守了诺言。

太阳已经再度升起,而我一直就在你的身边,无论命运的丝线如何编织。

——END——

修改重发,可以配合基妹篇一起食用。

锤基永不分离!










他对灭霸说,
我是Loki,
阿斯加德的王子,
奥丁之子,
约顿海姆的法定之王,
诡计之神,
而你,永远成不了神。

在他的心里只有一个神,那个能够掌控雷电,拥有九界最灿烂的金发最碧蓝的眼眸,像太阳一样温暖辉煌,他唯一想要与之并肩的,Thor——他的哥哥,他的挚亲,他的挚爱,他的阳光,他的所有。
所以,即使偶有乌云遮日,他也相信,他的太阳一定会破云而出,再度光耀九界。

基妹的香水终于到了!!激动!味道真的是非常的基妹了!有种锋利冷冽的感觉,但隐隐又有一丝清甜的味道,会联想起基妹的头盔、小刀还有摇曳在身后的披风。相比之下,之前还买了海总代言的那款香水,倒是出人意料的温柔,让人想起洒满阳光的果园。巧合的是,两款都有雪松和琥珀的香调在里面,又都是偏果木的,决定回去试试合体是个什么味!
还顺手买了锤基的袜子和铁人的袜子,老可爱的!!开开心心红红火火过年啦!

啊!后味闻着更温柔了。晚上喷了睡觉!四舍五入就是和基妹睡了!!哈哈哈哈哈!!(仿佛听到头顶有雷声隐隐😂)

啊,补个完整的基妹香水感受repo:前调闻上去锋利冷冽,后调却是种木质的温柔香味。前调像早年的基妹,高傲里带着点张扬和疏离;后调像雷神3的基妹,温软柔和了,但绝不会觉得甜腻腻,反而有种高贵感。个人觉得这款香水真的是非常地基妹了!

我大皇婚全球票房破8亿了!撒花🌸!!阿斯加德新神王、神后威武!

锤基脑洞,关于生子

是这样的,海拉姐姐的大狗现在翻译叫格里芬,所以基妹还是可以生个巨狼儿子取名叫芬里尔,并不冲突啊!然后再生个女儿叫海拉,可以算是纪念姐姐?(一家人要齐齐整整的嘛!)再生条尘世巨蟒儿子取名叫耶梦加得。两个儿子一起上,绞死或者咬死或者直接吞掉灭霸都是可以的嘛!灭霸死了到了冥府还得归海拉管,以后天天吊起来抽鞭子:叫你当初抢我爹嫁妆破坏他们蜜月还打我爹我爸!!天天虐你!!

啊,我突然又想起来雷神3隐含的一个锤基的糖(当然你们说我CP滤镜也可以😊):

锤哥打不过海拉,寻求父亲的帮助时说,我做不到,我没有你那么强。可是奥丁却说,不,你比我要强大。然后锤哥睁开眼睛发大招。

想一想,为什么奥丁说锤哥比他强大?想一想,锤哥在寻求帮助前看到了什么?
洛基。对,他弟弟,那个说要留在萨卡星悄没声息做掉天尊夺权享福的弟弟,那个开着大飞船,带了一帮子拼凑起来起义军,摆着蠢爆了的POSE喊着你们的救世主来了的弟弟!

所以,是的,锤哥强于奥丁。相比一个人的众神之父,雷神有个弟弟,那个一千多年来和他一起长大一起玩耍一起战斗,时不时会坑他一把,冷不丁会捣个乱,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次会干出什么事,和他对立过、争斗过,但是当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候,还是会回到他身边,明知面临的可能是死战也会和他并肩战斗的弟弟——洛基!

锤基真是我萌过最像一个圆的CP,两个人在一起彼此才最完整最强大最无惧也最幸福!

雷3真是,越品越甜!导演真.巨巨!

我们诸神皇婚的份子钱凑到七亿了!鼓掌!撒花!!锤基真爱!!皇婚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