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们(侏罗纪世界&银河护卫队混同,甜饼小段子,写着玩,正好赶上父亲节,当贺文吧)

看完侏罗纪世界,帕帕真是满身的奶爸气息啊!布鲁对爸爸绝对是真爱!然后想起了几乎也是在扮演老爸角色的星爵。忍不住脑补了一下,如果这两路碰到会怎样呢?

————————————————————————————

起因是这样的。布鲁咬了格鲁特一口。

这不能怪她。毕竟,她还从来没见过格鲁特这种……呃,她不知道该用动物还是植物来下定义。而对布鲁来说,这个世界上的生物只有两种,欧文爸爸和食物,而食物又分为好吃和不好吃,鉴别的方法通常就是尝一尝。

不过为了谨慎起见,她决定只咬一小口——你知道,以防万一。

那个看上去更像腕龙们才吃的食物但是会像欧文爸爸一样行走的生物大声地嚎叫了起来:“I'm groot!!!”

布鲁没听懂——这有点罕见,毕竟她几乎能懂所有会活动的生物的语言——是的,只有人类才没法和其他物种交流。你知道,落后嘛。

然后那个浑身毛绒绒的食物就突然蹿了出来,拿着一个黑漆漆的玩意指着她,并且破口大骂:“Holy Shit!这TMD什么玩意!!!”

哦,这话她听懂了。以及,这可真粗鲁!

所以布鲁吼了回去:“嗷————(你TM才是什么玩意!)”她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小东西!但她见过它手里的黑玩意——类似的。她知道那是干嘛用的——显然不是友好的象征!

好的。来自食物的挑衅!没有任何食物可以挑衅她!没有!!

布鲁龇出了尖牙、张开大口,健壮的尾巴有力地摆动着——

“OMG!!”

“OMG!!”

布鲁歪歪脑袋。她当然认得那是欧文爸爸的声音,但为什么还有一个欧文爸爸?

她看着急急忙忙跑过来分别挡在她和食物之间的那两个人——确实有两个欧文爸爸,一个胖点,一个瘦点。她抬起头,在空气中嗅了嗅,仔细辨认着——唔……好像有点像,但又不太一样?

“哦,天哪,布鲁,你吃了啥?快吐出来!”

“火箭!住手!”

好的,跑向自己的肯定是欧文爸爸没错了。但另一个?

布鲁眯迷眼睛。

那个瘦版的、闻上去有点像爸爸又不太像爸爸的,一把架开了毛团食物手里的玩意。

布鲁愉快地甩了甩尾巴。

“火箭,听着,你不能开枪。”

“可这东西想吃了格鲁特!”

“I'm groot!”

两个欧文爸爸同时看向布鲁。

布鲁呸地把那些没啥味道的木头渣渣吐在地上,扒了点土盖上,无辜地歪歪头。

“好了,格鲁特,那就是颗小芽, 你还会再长出来的!啥?游戏机也被咬坏了?嘿,你知道吗,我觉得那玩意坏了才好呢!你简直上瘾了!我早就想……好了!够了够了!别嚷了!下次路过蓝特星我再给你买一个,行了吗?但我会严格限制你玩的时间!不,这点没得讨价还价!”那个仿佛欧文爸爸2号的人类伸出一只手制止了那个叫格鲁特的食物那一连串“I'm groot!”的叽咕。

布鲁眨了眨眼,晃晃尾巴尖——她想起小时候欧文爸爸给她和妹妹们喂东西吃时的那些叨叨了。

然后瘦版的欧文爸爸又转向了那个毛团子食物,认真地道:“你不能打死她,那是恐龙,灭绝了几千万年!打死就卖不了那么多钱了!就是打破皮也会损失一大笔钱的!你不会跟钱过不去的,对吗?”

“嘿!”欧文爸爸朝对方抗议!布鲁不算听得很明白,但她知道欧文爸爸不高兴了。让欧文爸爸不高兴的,肯定都不会是什么好事。所以她也开始跟着龇着牙刨着地低声吼叫。

这时,她的欧文爸爸却转过脸来,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开始教育她:“嘿,女孩,我是怎么教导你的?”他严肃地对布鲁举起一只手——那是禁止的手势,眉头皱得紧紧的,神情非常严肃——每次布鲁做错事都会看到这个表情。

她有点心虚地低下头。

“我们说过的,你不能看到什么都去嚼一嚼!记得吗?”她的欧文爸爸严厉地批评道,“万一有毒呢?”

“嘿!”这次是那个瘦欧文爸爸在抗议了——就这个词而言,他们两个特别像!从声音到语气。

爸爸我错了!我保证下次再也不犯了!

布鲁凑过去把头搁在他的欧文爸爸颈窝里蹭了蹭,咕噜着道歉兼保证。

然后她得到了她的欧文爸爸原谅与宠爱的抚摸:“这才是我的好女孩。”

看,她就知道她的欧文爸爸永远是最爱她的。

爸爸我也最爱你!

哪怕出现一百个和你相似的,我也最爱你!只爱你!

至于另一个嘛……

布鲁想了想,决定他还是应该归到食物那类里去。不过她可以把他排到食谱最末一位去——不到饿死绝不会碰的那个位置。

——FIN——

我还真没想到在不知不觉间居然就这么达成了三刷。╮(╯_╰)╭

被小格鲁特萌吐奶是意料之中的,毕竟,谁不想养这么一只大眼睛呆萌小可爱?火箭浣熊在看1的时候就超级喜欢了,毛茸茸的好想摸一把啊!嘴贱心软傲娇性格还是个技术帝,简直绝了!

最没想到的是竟被勇度疯狂圈粉!宇宙第一帅的好爸爸啊!一刷回来立刻重温了1,发现导演果然早就埋下了伏笔,之后再去二刷三刷,前后对照着看,更觉出导演的用心良苦。

1的时候就看到勇度喜欢把那些可爱的小摆件放在操作台上,而星爵那个后来用来掉包无限宝石的丑娃,首次出现就是飞船翻转时从操作台掉出来的,到2里作为勇度的陪葬品再次出现,瞬间就把我看泪目了。想一想,这些小玩意勇度为什么一直放在自己的操作台上?为什么这个丑娃当初会在星爵飞船的操作台上?别扭父子对念想的表达啊,真是直戳我心!导演真大手!

在唤醒内心力量对抗伊戈的时候,出现在星爵记忆里的是勇度在树林里托着他的手肘教他射击时的笑脸,再回味一下1里勇度看着那个丑娃时咧嘴一笑的样子,简直想要哇地一下在电影院里放声!

生命最后一刻,勇度说他很抱歉自己一直没能好好抚养星爵。骗人!如果没有他的收留和保护,小小的脆弱的地球小屁孩要怎么在这个充斥着各种暴力的盗贼飞船上生存下去,又要怎么在这个茫茫的宇宙里生存下去?更不要说还有个想把他当充电宝的坑货亲爹。和火箭拌嘴的时候星爵说我十岁起就开着这搜飞船到处飞了,然而,想一想,谁给他的飞船?再想一想,谁给他的元素枪,谁给他的飞行面具?又是谁有好用的东西不自己留着而会给你?小屁孩长大了翅膀长硬了不仅会顶嘴还会架着飞船溜得无影无踪,养父打来的电话都不接,即使接了,一言不合就挂电话,而勇度放狠话要悬赏星爵时还特特叮嘱必须要活的。1里星爵骗完勇度,看着开远了的飞船对卡魔拉说他是我唯一的亲人。2里克里格林把那个能下载三百首歌的播放器交给星爵,告诉他那是勇度从市场上为他淘来的地球新产品并收藏至今,因为勇度认为星爵早晚会回来的。而那艘旧掠夺者飞船上,直到勇度把它炸毁前还一直留着那些伴随星爵长大的地球金曲。泪崩。

全片最帅的一场戏莫过于勇度肃清叛徒。口哨声响起,一箭倏忽穿心而过杀人不眨眼的冷酷,和由着小小的格鲁特坐在自己肩头抓着自己的耳垂保持平衡的纵容形成巨大的反差,除了尖叫我找不到任何表达方式。尖亮的哨音和沙哑低沉的老烟枪嗓,对比鲜明,性感得一塌糊涂!

最后的最后,星爵抓着他的衣襟拼命哭喊着“NO”,他的皮肤渐渐覆上冰霜,却还像是哄娃娃般轻轻拍着星爵的脸,浅浅的微笑下,大概是一句从不曾说出口也再不能说出口的“孩子,别哭了。”T_T

救命啊!这个人物还能再更帅更迷人一点吗?看到说导演是勇度演员的迷弟,这句话诚不欺我!(⑉°з°)-♡

所以导演你还我酷帅的勇度蓝爸爸!!!掀桌!!!(ノ=Д=)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