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傲慢与偏见(又名,把日子过成段子,SE,更2)

2

“哦,亲爱的,你这么说可太伤我心了!”相对于Eduardo嫌弃版的第一面印象,Sean的描述可就戏剧化得多——他总是一副泫然欲泣满面悲痛仿佛遭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然后握着Eduardo的手深情款款地表示:“要知道,我那天可是对你一见钟情呢!”

“哦,是吗?”Eduardo完全不为所动,“我以为那位卷毛同盟先生才是你一见倾心的对象,毕竟,整个晚上你都一直在致力于勾走他的魂。而且,”他顿了顿,睨了某人一眼——Sean顿时感觉有一股凉飕飕的风从脖子后面刮过——抽回自己的手,干巴巴地一面鼓掌一面点头,“不得不说,Parker先生,干得漂亮!”

“宝贝儿,”Sean赶紧把Eduardo的手又抓回来——Eduardo挣了两下没有挣开,就放弃了——放到自己唇边亲了亲他的手掌心,抬头正色道:“如果一定要说我想勾搭点什么的话——Facebook,也许。但Mark Zuckerberg本人?Never!以及,既然都说到这个话题了,我必须要郑重声明,单纯就人而言,”他停了停,蓝眼睛眨巴眨巴两下,痞笑又浮起在弯起的嘴角边,“那个时候我可是觉得你比另外两个有意思多了!”

Eduardo挑高了眉毛看着他——意思就是有意思算是几个意思?

于是Sean从善如流地解释了一下这个“有意思”的意思:“我是说,有别于我对Mark——作为Facebook创造者的感兴趣那种‘有意思’。”他一面说着,一面摸了摸鼻子,又舔了舔嘴唇,颇有几分回味无穷的意思。

(这分明是有JQ啊有JQ!机敏的群众们纷纷要求:求八!求深八!)

Sean扭头看着Eduardo咪咪笑。

Eduardo则耸了耸肩,做了个“你请”的手势,看似漫不经心,那双睁得滴溜滚圆的斑比眼里却明晃晃地写满了好奇——话说回来,这倒还真是他第一次听Sean来话从前。

首先Sean必须诚实地承认,那天他确实是迟到了那么一小会儿——你知道,出于时髦。

“事实上你迟的可不是什么一小会儿,整整二十七分钟半,精确来说的话。”Eduardo双手环抱胸前,昂起下巴眯着眼睛,“还有,那可不是什么时髦,那叫做缺乏时间观念!懒散先生!”

“我道歉,亲爱的,”Sean眨眨他好看得仿佛偷藏了星星的蓝灰色眼睛,扬起的唇线勾画出深深的笑意,“请求你原谅我的无心之失。真的,如果知道那天会遇见我此生的挚爱,我肯定一秒钟都不会迟到,这点你必须相信我!你看,我们后来约会的时候我就从来不迟到!”

“那是因为你完全知道约会迟到的下场!然而那个时候的你却笃定无论你迟到多久,在你出现之前我们是绝对不会离开的。”Eduardo可完全不吃这碗甜蜜蜜的迷魂汤。他打开了Sean摸向他腰部的手——但并没有退离出Sean手臂圈揽的范围——继而无情地指出:“傲慢,典型的,毫无疑问!”

Sean收回被拍掉的手做作地捂着胸口,一副被一箭穿心深受重创的模样,并且顺势把自己大半个身体都倚在了对方的身上。

而Eduardo,好吧,Eduardo只是象征性地踢了踢他的小腿肚示意他继续,便放任了他这种耍无赖占便宜的行为。

“第一眼,我以为自己会看到三个紧张拘谨的年轻人。”Sean仰躺着,随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毕竟,一张舒适宽敞的大餐桌——顺便一提,那可是我订座时特别要求的——你们三个却全部挤在一边坐。”

“也许是因为没人想坐你身边?”Eduardo哼哼着,顺手扯了把在自己脖子根里来回扫动的小卷毛,以此警告它们的主人最好安分一点。

Sean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婉转地用目光扫视了一下Eduardo现在的位置。

面对这个暗示,Eduardo愤而朝旁边挪了三公分!

Sean紧跟着挪动了一下,抵消了这三公分的距离后继续他的讲述——

但是当他走到跟前时才发现——紧张拘谨?那个顶着一头蓬松卷毛的小家伙可能确实有点,而那个身材火辣的亚裔女孩显然还不在状态理解见Sean Parker究竟是个什么概念。Sean的目光从他们俩身上一掠而过,随即停驻在最后那位……唔,原谅他真的没能找出一个适当的词汇来定义。一定要形容的话,well,这个穿戴精致昂贵一望可知必然是含着银汤匙出生的富家小少爷,无论是脸蛋还是身材都不逊于他身边那位亚裔小美人,却摆出一副老母鸡防备偷鸡蛋的狐狸的架势——看似不经意地搭在椅背上展开的手臂就跟母鸡乍起的翅膀似的,而这种保护意味十足的动作甚至一直延伸到了隔坐的Mark身上。

有意思。Sean玩味地眯起眼睛,藏起一个笑容。

不过,最最有意思的还是他注意到对面那双仿佛焦糖布丁般甜蜜的棕色大眼睛,总是时不时地从黑色的刘海后面自以为无人注意地瞪过来,明明从头到脚都在尖叫着“我!不!爽!”,却在Sean提议干杯的时候心不甘情不愿地举起杯子,然后壮士断腕一般地一饮而尽。

Yo!

Sean笑眯眯地转了转他的蓝眼珠。

于是那天的饭桌上,他总共提议了九次举杯,续了十一次苹果马天尼,并且十二分地享受它们在Eduardo身上起的作用。那天的最后,他完成了自己的预订目的,然后在爬满Eduardo双颊并且已经侵占到眼尾的红晕里愉快地买了单。

(当然了,那个时候的Sean Parker可绝不会料到,几年之后,当他终于有机会和Eduardo坐下来喝一杯的时候,被连泼了三杯苹果马天尼。

所谓天道好轮回。

当然了,这都已经是后话的后话了。)

——————继续TBC——————
还是老样子,轻松向,更新不定(反正我也从来没定过╮(╯_╰)╭)
如果想找前文,可以戳tag里的“把日子过成段子”,原谅我超级懒,懒得每次做链接。(鞠躬🙇)

另外,顺便说一句,请不要转载,我是指所有的文啦。谢谢你们喜欢,但我这个人有个不发出来看不出哪里有错别字的毛病,偶尔还会过一段日子后倒回去微调之前文里的一点小细节。据我所知,LOFTER的文被转载后,即使原文修改了,转载的内容并不会同步更改。强迫症如我每每想到这点就特别特别想挠墙。所以,大家体谅一下强迫症吧。(再鞠躬🙇)

【TSN】傲慢与偏见(又名,把日子过成段子,SE,更1)

1

人人——没错,人人,在某个人写作“大力宣传”读作“到处扮无辜”的努力下,这件事已经从原来的相关人士的内部小道消息进展成了人人都知道的话题,那就是,他,Eduardo Saverin,打第一次和Sean Parker见面起,就对他看!不!顺!眼!

well,对此,Eduardo只想说,事实上,他在见到这个人之前就已经讨厌他了!

(嘿,你这是偏见,亲爱的,完全的偏见!——现在每当Eduardo谈论起这个的时候,Sean都会在旁边这么抗议道。通常他会收获到对方一个白眼,而Sean对此总是回报以微笑,得意洋洋的那种。)

根据Eduardo的表述,当初他完全是在Mark的坚持下,才勉强同意他们去见一见那个“传说中的Sean Parker”的,而作为交换条件,Mark得乖乖跟他一起去见几个广告商。

但Eduardo显然还是低估了Mark不情愿配合的时候捣乱能力和得罪人的功夫——虽然此前Eduardo已经再三警告过Mark不许随便开嘴炮,而这导致了他们整个白天的奔波最终不得不以毫无所获收场。因此你很难责怪Eduardo对晚上的会面如此地缺乏耐心,尤其在某人已经迟到了将近半个小时,却仍旧迟迟没有露面的情况下。

(哦,我这是躺枪,典型的,亲爱的,你到底得承认你那时完全是在迁怒,而这对我可一点儿也不公平!——当然,这仍然是Sean。这次他收到的是一个肘击。于是,他装模作样地捂着肚子弯下腰,然后乘机躺在了Eduardo的大腿上。围观的群众们则纷纷表示,秀恩爱秀得没眼看了好么!还能不能好好忆往昔了!)

所以,好吧,还是让我们把话题拉回到那场“传说中的初遇”。

“他迟到二十分钟了。”非常不耐烦的Eduardo极其不耐烦地看了看表——又一次。上一次看表是在三分钟前,上上次是七分钟前,不耐烦的程度层层递进。

“Wardo,他创建了Napster,”Mark面无表情地耸耸肩,丝毫不在意Eduardo的抱怨,“所以我猜他有权迟到那么一会儿。”

“可是他已经迟到二十五分钟了!”Eduardo又换了个坐姿,右手搁在桌子上,指尖“笃笃笃”地敲着桌面上的玻璃,“说真的,他难道就没买块表吗?”

“我觉得Eduardo是在嫉妒。”接话的是刚从骨肉皮晋级为Eduardo女朋友的Christy,Sean正是通过她的朋友进而联系上他们的——从Thefacebook上,当然。

“什么?我才没有!”Eduardo觉得他的女朋友简直疯了!他?嫉妒?那个劣迹斑斑的家伙?开什么玩笑!

“Mark,告诉她我这完全不是在……”Eduardo愤愤地转头向Mark寻求支持。

但,好吧,显然地,Mark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两个人在说些什么——他正全神贯注地盯着门口。

Eduardo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那里似乎因为某个人的出现引发了一点小小的骚动,他是说,就那么一点点。接着Eduardo就看到了——一个男人,看上去还算是高挑颀长,穿了件黑色的休闲西装——Armani的春季新款,他一眼就认出来了——顶着一头和Mark相似的浅棕色卷毛,只是打理得精致有型的多。啊,请把这句从你们的脑海里划掉,他没有在表达赞赏的意思,完全没有!

Eduardo又转头看了眼Mark——他已经从全神贯注变成满脸紧张了,前所未有的紧张,Eduardo可从没在Mark脸上看到过这种表情,哪怕是在凤凰社的预选派对上。

好吧,看来就是这位没错了。

Eduardo暗自撇了撇嘴,看着那位“传说中的SeanParker”从进门到往他们这桌走过来,并在这短短的、不足三十米的距离里,从门童到侍应生到女服务员再到行进路上各桌前的男男女女们,一路不间断地,一一打着招呼。

好像他跟谁都很熟似的!Eduardo一面撇嘴——这回是完全放在脸上的那种——一面在心里下了结语:花蝴蝶!绝对的!

“他来了!”同一刻,他听到Mark紧张的低语声,好像现在走过来的是个什么大明星似地!——哈!没准在Mark心理就是了!瞟了眼瞬间坐正身体的Mark,Eduardo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

而花蝴蝶先生这时终于肯把眼光投向他们这边了,甚至还纡尊降贵地朝他们招了招手。

Eduardo眯着眼盯着扬起的手腕上那抹晶灿灿的反光——隔着点距离他暂时还看不出是哪个牌子的,但从光泽度上完全可以推断出肯定价格不菲。

“哦,棒极了!”Eduardo微微侧过脸,小声嘀咕着,“他有表呢!”——足够精良到不会计时错误!

“闭嘴,Wardo!”Mark用最小的音量朝他嘘声说道,“他会听到的!”然后急急忙忙地站了起来,在他的偶像(关于这个用词,虽然Mark后来并且一直以来抗议过许许多多次,但在Eduardo看来,当时可不就是那么回事么!)终于——多么不容易!——走到他们这张桌子前时。

礼仪。Eduardo悄咪咪地朝天翻了个白眼。说真的,这可是他第一次在Mark身上看到这个词——他还以为Mark永远不会在乎这玩意呢,毕竟,你得知道,那可是Mark,穿着拖鞋参加学校质询会的Mark!

而尽管再怎么不情愿,Eduardo也还是跟着一起站了起来。

礼貌。Eduardo在心中告诫自己——总不能因为某些人不符合礼仪的行为,就降低自己的标准,对吧?

当然不能。

——TBC的分割线——

开会,真的是个很适合开脑洞的环境╮(╯_╰)╭

长度不定,更新不定,轻松逗比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