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菲宅的故事(更1,本章有贱虫出没,ME提及)

写在前面的话:

加菲宅的故事会是一个系列故事,每章一个小故事的那种,更新不定,人物就是各种加菲角色的集合,有点类似平行时空互通,设定详见之前的引子。这个系列就是我拿来填脑洞写着玩的,所以tag我就不打其他电影名字或者CP名了,统一只打文名,找起来也方便,文里有涉及CP的地方,我会在题目里标出来,如果有人看的话,自行避雷吧。

嗯,还有,请不要转载。

1

在所有的加菲宅成员中,Peter Parker和Eduardo Saverin是最早入住的两位,也是唯二在入住前就认识的。

说起这件事,还颇有些戏剧性。

他们相遇在金门大桥之上。没错,就是那座无论是反派还是自 杀者都特别钟爱的、世界著名的钢铁悬索桥——当然啦,Eduardo站在桥上凭栏而望的时候,可一点儿也没有要跳下去的意思,他只是,你知道,有点感慨罢了。

那一天,Eduardo刚刚结束了一桩旷日持久的诉讼。是的,就是那个全美瞩目的、和Facebook之间,或者更确切点来说,是和Mark Zuckerberg——他曾经最好的朋友之间的那场关于股权稀释的官司。

在经历长达三年之久的拉锯僵持之后,双方终于达成了和解——法律意义上的。而在Eduardo看来,这不过是一场无人胜出的两败俱伤——他自己固然是心神俱伤疲惫不堪,相信对方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

再看看最后他们都得到了什么?——一纸附加了保密条款的和解协议,外加一大笔赔偿金。

上帝作证!由始至终,Eduardo想要的从来就不是钱,然而最终他却只从Mark那里得到了钱。至于说Mark从他这里除了钱是否还曾想要过其他的东西,到最后Eduardo也没能弄清楚,或者说,他已经没有力气也不再想要弄清了。

还有比这更荒谬更讽刺的吗?

哦,有的。

Eduardo叹息的余韵还没有来得及完全吐尽的时候,一股突如其来势不可挡的力道,把猝不及防的他生生扑出了半人高的桥栏,而他甚至连那到底是什么东西都没看清!

青天白日,简直活见鬼了!

Eduardo由衷地感到了后悔——他就不该因为想到自己很快就要离开美国,并且可能很久很久都不会回来,进而动念想来这座三年来每每往返于东西海岸时都能在飞机上看到,却一次都没有真正去观光过的著名大桥上看看,更不该为了能够更好地俯瞰一下桥下金红色霞影中滚滚而去的波涛和自由飞翔的雪白海鸟而探出头去。

坠桥而亡。

这可实在太蠢了!

Eduardo在坠落的过程中如是想着。如果还能控制自己的身体的话,他真的想伸手捂住自己的脸——不是因为恐惧或者绝望——拜托,他甚至都没有尖叫起来好么!

这只是,太过讽刺了。

真的,他早该知道的,上帝这个无良份子从来不放过任何可以让他出糗的机会,并且显然觉得那宗连续占据了社会、经济乃至娱乐版块——别问他到底看到了些什么——好几天的新闻还不够热闹,而他Eduardo Saverin的名字在头条上挂得还不够久,需要来点更刺激性的话题——他都能想象得到媒体会怎么写这件事,甚至连标题他都给他们想好了:

“FB联合创始人之一于和解当日自金门大桥上一跃而下,究竟是钱赔得不够还是感情赔得太多?”——足够耸动也足够狗血,保证能够大卖特卖。

认命地闭上眼睛,准备体会一把高空直坠的撞击感。据说很多从金门桥上跳下去的人并不是死于溺水——在那之前,他们已经因为加速度而撞断了颈骨。现在他可以亲身验证传说了。只希望那一下不会太疼,他可最怕疼了。

预想中的撞击并没有到来。

他被一股力量圈住腰背,下坠变成了平掠。

Eduardo诧异地睁开眼睛——折射着夕阳余晖的蔚蓝海水在能够拍他一脸之前,从眼前一掠而过。

海风扑面,浮光掠影,而Eduardo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在飞!

下一个瞬间,天空和大海在一个优美的抛物线之后回到了它们本来的位置。

不,是他自己回到了本来的位置。

Eduardo有点回不过神地看着面前的人——毫无疑问地,自己获救了,被眼前这位穿着普通的运动外套却戴着蛛网面罩的……呃……蜘蛛侠?——给救了。话说,他一直以为蜘蛛侠能够一键换装呢!

是的,Eduardo确信这并不是什么真人模仿秀——毕竟能在重力加速度下把他捞回几百米高的桥面,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模仿能够做到的!更别提那位手上还抓着纤细透明却坚韧牢固的蛛丝呢!

所以,纽约好邻居的业务拓展到加州来了?

Eduardo眨巴眨巴眼睛,心里小小偷笑了一下。

“哦,嘿,你还好吗?”

点点头。

“有受伤吗?”

摇摇头。

“那就好!呃,你看,是这样的,我保证那个家伙肯定不是故意这么干的,真的!所以请你别报警,好吗?”Eduardo发现他的救命恩人似乎比他还慌乱,一面手忙脚乱地在他全身上下左右胡乱摸索着,像是在确认Eduardo没有缺胳膊少腿,一面嘴里噼里啪啦安慰加解释着。

不知怎么的,Eduardo总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他歪歪脑袋,一边想着自己到底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一边凭借着这几年被诉讼磨出来的直觉,及时地从那串飞快划过的词句里拎出了重点——

“他?”

“嘿,小蜘蛛!看到哥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一个声线低沉声调却异常高昂跳脱的声音在Eduardo身后响起。就在他下意识地往后看的时候,那位见义勇为的传说中的超级英雄已经朝声音的方向跳——或者说荡了过去。

“天哪,Wade!你怎么在加州?还有,你干嘛要把他撞下去?我们说好的,不能对无辜的平民出手,记得吗?哦,不,告诉我,你没接什么奇怪的单子,对吗?”

“哥才没有对平民出手!就算你是哥最爱的小蜘蛛也不能这样冤枉哥!不过你要是答应和哥约会一天哥就原谅你。哥也没有故意把他撞下去,哥压根就没想把他撞下去!只是想去打个招呼而已!哥只是以为那是……”

“停止!Wade!没人这么打招呼也没人经得起你这么打招呼!还有,你认识他吗?”

“理论上应该是不认识的。”

“所以你打的是哪门子招呼啊?ORZ!”

“事实上,确切来说,哥只是想跟那张脸打个招呼,你知道,难得的次元重合呢!嘿,甜心!你还好吗?哥真不是故意要欺负你,就冲着你这张脸,哥也不会欺负你的!”

黑红相间的身影一闪,人已经到了Eduardo的面前,歪着脑袋对他挥手。

好的,这就是那个“他”了。

Eduardo略略仰头看着这个比自己还高了半个头,穿着红黑紧身衣,背着武士刀,腿上绑着两把枪,以及天知道身上还有些什么武器的Wade Wilson先生——是的,他当然知道死侍,他也是会看一点漫威漫画的,谢谢——并且再一次地迅速提炼出了重点词:“脸?”

“是啊,脸。”Wade伸手摸了摸Eduardo的脸——就皮革的粗糙程度,再对比他留在Eduardo脸上的触感而言,可以说是相当之温柔了,以致于Eduardo都不由自主地有些脸热了起来。

“哦,甜心,你脸红了!真可爱!不过有件事哥必须先申明一下,哥可不是什么变态stalker,哥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你知道,次元墙也不是说倒就倒的。哥刚才还以为是小蜘蛛来着呐!啊,哥可不是在说不想认识你哦!不过,哥觉得现在最需要相互认识一下的是你们俩。”大概是因为对方的声音实在太好听,好听到Eduardo即没有因为这一大串飞快而又跳跃的发言而皱眉,也没有觉得那只依旧停留在自己脸上的手太过冒犯进而一拳揍过去——虽然论实力他可能根本揍不到对方——反而带着点迷糊的顺从响应了它略带导向意味的力道,把头转向了在旁边显然也完全没听明白死侍在讲些什么的蜘蛛侠。

然后他听到了一声响亮的倒吸气声——从那个红色的蛛网面罩之下。而面罩的主人正直勾勾瞪着他——即使隔着那对眼罩,Eduardo都能感觉到那两道灼灼的视线了。

这下换Eduardo一脸茫然了——他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脸:我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嘿,我说,你们都没好好看看彼此的脸吗?”

当然没有!蜘蛛侠的脸上戴着面罩呢好吗!

Eduardo默默翻了个白眼。

但紧接着他就看到了——那个传说中的少年英雄面朝他缓缓摘下了头套。

Holy Shit!!

Eduardo慢慢瞪大了眼睛——看来他还是低估了上帝的恶趣味。

以及,比起“蜘蛛侠跟我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联合创始人的爱恨情仇什么的,根本不值一提!

 

多年后,Eduardo已经不大记得最后他是怎么回家的了。不过,他倒是记得,自己就是在那天晚上掏钥匙开门的时候,发现钥匙扣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从未见过的钥匙,而那把钥匙为他打开了一扇全新的门。

————下次再见的TBC————

评论(19)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