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Sean Parker的大宝贝养成生活(SE,失忆心智退化梗,更21)

21

如果说纽约平时的交通状况是糟糕的话,雪天,尤其还是大雪天的时候,那简直就是一场灾难了。

于是,说是原路返回,却比去时多花了二倍不止的时间。

堵车堵到心焦气躁的Sean甚至动起了黑进整个城市的交通信号灯系统的念头,幸好一条短信的进入才及时将这场破坏公共交通秩序的犯罪消弭在了预谋阶段——他订购的那个死侍小玩偶显示刚刚被签收了。

Sean忍不住对着手机微笑了一下——Saverin先生果然还是不忍心让儿子失望的,而这意味着他Sean Parker的赢面其实也并没有原本以为的那么低嘛。

嗯,也对,Sean在心里对自己点点头,如果说Eduardo现在是自己最大的王牌也是最致命的软肋的话,那么反过来想一想,于对方而言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爱能让人坚定勇敢,亦能叫人犹疑软弱,无论源出哪一种,大抵皆是如此。

出租车绕着城市转了一大圈,终于又回到出发地的时候,腕表上的时针已转过十点。夜幕沉沉,飞雪漫漫,白天热闹的金融大街此时已几乎看不到行人。

Sean下车前付了车资外加一笔巨额的小费,因为回程这段路开得着实太艰难了,尤其是在后排还有一个随时可能焦虑症发作的乘客的情况下,也因为Sean很感谢司机让自己记起了和他的大宝贝关于白色圣诞节的约定。

“圣诞节快乐!”临下车前司机在后视镜里冲他挥挥手,“希望你的约会没有迟到太久。”

“谢谢,我猜还不算很迟。”Sean勾起嘴角,推开车门,“以及,白色圣诞节快乐!”

车子开走之后,Sean站在那栋老旧的公寓楼下,抬头盯着二楼那个灯火通明的窗口望了一会儿,慢慢皱起了眉头——这个时间点,客厅的灯光依旧大亮着,丝毫没有里面的人即将就寝的迹象,却又太过寂静,窗前连个人影都照不见。

这可有点不太寻常。

转转眼珠,Sean移步绕向房子后头——当然他不会直接上楼敲门。不然呢?难道要去说“嗨,Saverin先生、夫人,不好意思,我又回来了”吗?

沿着街角才转了个弯,Sean脚下猛地顿住了,惯性使然之下,一个趔趄差点就地扑街状栽进满地的积雪里。

上帝啊!

Sean觉得自己大约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一幕的——他看到Eduardo正蹑手蹑脚地翻过二楼卧室的窗子!

不,不对,那不是Eduardo——他咬着牙根使劲咽了口唾沫,纠正自己——显然,那个没有失忆也没有心智退化成小孩子的Eduardo肯定干不出这种翻窗爬墙的事来着!所以这只可能是他的Edu,那个会把家里的转椅当滑板玩儿,爬在上面溜到东滑到西,不爱走楼梯偏喜欢坐在楼梯扶手上哧溜一声滑下来然后一下蹦进他怀里的大型小宝贝。

但真的,用两只手攀着窗台边沿细细短短的防猫栅,伸长了腿绷直了脚尖试图去够外墙上架设的落水管——那玩意离他起码得有一米半!——和那些个无伤大雅的小顽皮可完全不是一个等量级的好么!还有,见鬼的他的脚上甚至穿的还是一双米色的短绒拖鞋!拖鞋好么!!手长脚长也不带这么玩的好吧!

有那么一瞬间,Sean直觉地想叫这个明明平时出个门都必要拉着他的手看个电影都会捂着眼睛惊呼,胡来时胆却特别肥的小混蛋快点滚回窗子里去!然而嘴张在那却怎么也发不出声来——他生怕自己突如其来的一嗓子会把人给吓到了!这万一要是一哆嗦一松手……

Sean激灵灵地打了个冷颤——艹!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于是一口气生生梗在自己嗓子眼里,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可也不能就这么干看着啊!

Sean眼睛死死盯着那个犹自扭来摆去的身影,两条腿全凭本能把他带到楼的正下方,脑子则像超级电脑的CPU似地飞快运转着。然而还没等他想出怎么妥帖安全地把人要么赶回去要么弄下来,挂在窗台下的那位倒是先看到他了。

“Sean?”颤巍巍的声音被凌厉的北风刮得零零落落的,也听不出来到底是激动还是惊慌,Sean却着实被他那不停扭来摆去换着角度想要朝这边看的架势给吓得不轻。

“抓牢,Edu,别乱动!”他制止了Eduardo晃来晃去的动作——再看着他这么晃几次,Sean估摸着自己的心脏可能也要跟着被晃出来了。他仰起头,咬着后槽牙用力吸进一口气再吐出来,努力以一种平稳镇定的声线询问道:“宝贝儿,你觉得你能自己爬回窗子里去吗,我是说,安全地?”

Eduardo试了试——两条腿踢蹬着墙面,手臂努力向上提,想把自己拉上去。但这行不通——他脚下没有着力点,手上的力道显然也不足以对抗地心引力。

“不行,我做不到,”他摇摇头,声线打着抖,似乎直到此刻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我上不去,Sean,我手很疼,我快要抓不住了。”

“别慌,宝贝儿,别怕,我在这儿呢!”Sean赶紧出言安抚道,一面用目光丈量着他们之间的距离——差不多两个成人的高度,还不算太糟。又看了看四面——墙体周围没有什么突出的杂物,顺着墙角向外的街面也还算比较宽敞,落下的雪则已在地上积起了软软的一层。

“Sean?”他的Edu又喊了一声,这一次已然带上了隐隐的哭音。

不能再犹豫了!Sean咬咬牙,下定决心:“听我说,Edu,我数三下,数到三你就松手,我会在下面接住你的,好吗?”

 “好。”他的Edu乖乖点头,一点点的犹豫惶惑都没有。

Sean把电脑扔到墙角,又脱掉大衣,活动着手、脚、肩、脖子各个关节,然后开始数:“一、二,”我能做到这个!必须做到!——他在心里默默对自己念着:“准备好,宝贝,三!”

他的Edu应声放开手,纤瘦的身影笔直坠下——

“反应敏捷、身手矫捷、神勇无敌!”后来的后来,当回忆起这段往事的时候,Sean举了举手里盛着上等威士忌的酒杯——暗金色的酒液因为这个动作晃动着,带着浸在其中的几颗圆润晶莹的冰珠撞在水晶玻璃壁上,发出悦耳的当啷声——如是评论道:“肾上腺素发挥到极致的产物,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有第二次了。”停了停,拍拍心口的位置,又补充了一句,“也不能再有第二次了。”

而原本半倚在他怀里一脸好笑地听他话当年的亲亲爱人转过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一翻身跨坐到他的膝盖上,捧着他的脸给了他一个绵长深入的吻,完全无视了周遭在片刻的寂静后骤起的尖亮口哨声以及那些关于“对单身狗极致伤害”的抱怨,直到把两个人都吻得唇红脸热呼吸加重才停下来。

“这是为了什么?”晃晃有点儿晕晕乎乎的脑袋,Sean舔舔嘴唇,意犹未尽地问道。

“为了你曾为我做过的一切,”他的恋人深深地凝视着他,温柔与爱意几乎要从那双全世界最美丽的褐瞳中满溢而出,然后在他的唇上又用力亲了一下,伏在他的耳边,用这世界上最动听最性感的声音告诉他,“而这个,为了你是如此的Sean Parker!”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当时当刻,可没有这么旖旎的风光。

尖叫声划破夜空,Sean却分辨不出是Eduardo的还是自己的——亦或者其实仅仅只是风声而已。那一刻,他所有的精神全部集中在了那个下坠的身影和自己的双臂上,一感受到那个沉甸甸的分量撞上来便立刻收臂回圈紧紧抱住,即使被下落的冲力撞得站立不住向后仰倒也不曾放松分毫。

在他们摔在地上前的那一瞬间,Sean支起了手肘——整个过程实在太短促,他根本来不及换一个更安全的姿势,只能用这种方式保证至少第一个触地的点不是他们中任何一个人的脑袋。然后他维持着这样的姿势把怀里的人牢牢护在自己胸膛和双臂之间,足足在地上滚了三圈才终于停下来——感谢那些积起来的松软新雪吧,那可为他们消减了不少冲击力。

饶是如此,Sean依旧被摔得浑身疼痛,两只耳朵也嗡嗡闷响个不停,仿佛里面被灌满了水。

而就在这片嗡鸣声里,他恍惚间听到有皮鞋碾过雪地的嘎吱声慢慢行近。

幻听?

Sean腾出一只手,拍拍自己的耳朵。然后他听到一个低沉的男音,带着点咬牙切齿的意味以及更多的不可置信,在自己的头顶上方响起:“Sean Parker先生?”

Sean勉强睁眼——离他的脑袋三步远的地方有一双黑色的、铮亮的、意大利手工男士皮鞋。

目光顺着鞋子上移——

Oops!

“Saverin先生,”Sean停了停,看了眼落后半步的小羊皮女士短靴,加了一句,“和夫人。”他一只手维持着搂抱着自己心肝宝贝的姿势不变,另一只手抬起来冲他们招了招,“Hi,我们又见面了。”


————Sean表示不好意思我又回来了的TBC————
爸爸说,儿子竟然不惜爬窗私奔,而且连老天都帮那个混蛋,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以及我再也不说我下章就能写完了!都是幻觉!

评论(60)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