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尘】师徒日常之小气鬼(迟到的中秋贺文,一发完)

昨天实在来不及写完,今天补上。反正,纳戒里的时间不一样,斗气大陆的时间大概也和我们不一样吧。😜

——————正文分割线——————

众所周知,萧炎这个人吧,重情重义,大方仗义,所以一直人缘不错。然而这个中秋过后第二天,便有不止一个人听到炎帮内部的几个核心成员人前人后地喊萧炎小气鬼。这个绰号在学院里一传十十传百,不出半天便已是全迦南学院人尽皆知。最奇的是,萧炎居然既不生气也不否认,只是摸着常年戴着从不离身的那枚纳戒嘿嘿傻笑。

事后,经一些好奇(事)者锲而不舍地深入打探,最终确认的版本竟然是因为萧炎一个人吃完了整整十块月饼,可他的那些小伙伴们,甚至包括他平时宝贝得不得了的薰儿妹妹,却连味道都没能闻到。而面对小伙伴们一系列诸如“太小气了!”、“小气鬼!”、“吃独食怎么没把你给肥死!”等等的责难,这位“小气鬼”萧帮主赔着笑脸双手奉上兜里箱子里所有的能量符,诚恳又真挚:“我请你们吃饭好不好?等会儿路上你们看上什么我都买单行不行?”

但说到昨天独食的月饼么……

“那个不行。”

斩钉截铁,毫无商量余地!

好气哦!完全不想保持笑容,甚至想把某个固执的小气鬼暴打一顿。

不过,很可惜,现在的迦南学院里大约除了老师和长老们,已经没人打得过这个天赋逆天还特别勤奋的修炼奇才了。

摊手。

当然了,大家不知道的是,我们的天才萧炎同学那可是有超级大外挂的人,而那十个别人闻都不给闻的月饼,正是他的金手指大大亲手做的。

这事还得从中秋佳节当晚说起。

我们未来的炎帝大人急急忙忙和炎帮的兄弟姐妹们吃了晚饭后借口要练功便早早回了房。说到萧炎练功这事啊,和他亲近的几个人都知道,一旦萧炎入定,甭管打雷还是下雨,哪怕是天上下刀子都叫不醒他的——不过要是谁想乘这个机会暗害他,嘿嘿,异火烧烤送你全身心免费体验!当然,大家不知道的是,萧炎每次入定其实是进了纳戒里找他的外挂大大,至于是去修炼斗技功法,还是赏花喝酒顺便和老师斗嘴皮子,那可就不一定咯!

这不,萧炎一回房就忙忙地关门落锁,又从床头的矮柜里掏出一个藏在一堆书简衣被之下的小酒坛子。他凑到坛口闻了闻,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这才盘膝坐下,沉心静气,一手托着酒坛,一手把戒指抵上了眉心。

萧炎从很早就发现了纳戒里的诸般风光,其实不过是随着这里的主人也就是他家药老的心情和状态所化的景致。当然啦,作为常年佩戴纳戒并且是唯一一个意识能自由进出之人,萧炎本身的状态也会对纳戒里的环境造成一定的影响。比如上次他在焚天炼气塔里练功,整个纳戒里便如进入炎夏,而他中了寒毒的时候,纳戒里也跟着下起了雪花。每每想到这层,萧炎心里总不由自主地冒出几丝喜滋滋的味道。

今天纳戒里的景色是一片大湖,湖静如镜,清晰而完整地倒映出天边的那一轮明月。偶然也有清风拂过,夹带来几丝细长鲜红的花瓣,轻飘飘地浮在水面上,荡起微微的一点涟漪。湖边没有树木,倒是有一大块青草地,茵茵如毯,红花遍地——原来那风中带起的花瓣正是来源于此。而萧炎要找的人,正坐在这一片青草红花中,纱衣如雪,白发逶迤。

所谓的仙人之姿,大概也不过如此了。

萧炎常常会有这样的想法——当然,那基本都是在药尘安安静静一个人坐在那喝酒或者看风景的时候。然而药尘一旦开口——

“臭小子,偷偷摸摸站那看什么呢?带了什么好酒?还不赶紧给师父我老人供上来!”清泠泠的声线里带着一丝不知是骨子里还是性子里带出的软柔,那种微微上扬的尾音,总让萧炎想起以前家里养过的猫。

低头按了按唇角,憋下一抹偷笑,萧炎晃悠悠地走过去,一屁股在那人身边坐下,赶在又被念叨没大没小没规矩之前,把提溜了一路的小酒坛子打开来,往那位面如冠玉的“老人家”鼻子底下一送。

“桂花酿?”对方凑上来闻了闻,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倒谈不上什么好酒,”萧炎挠挠头,难得地有点不好意思,“是我特地给药老你酿的。”又带着希冀地眨巴眨巴眼睛:“药老,你要不要尝尝看?”

“哟,出息了,都会酿酒了?”修长的眉毛扬了扬,本就上扬的尾音也跟着又向上高了半阶,调侃里带着点好奇,让萧炎想起小时候那只猫咪拨弄毛球团子的样子。

他托着下巴,笑眯眯地奉承:“还不都是药老那张酒醴丹方子好使。”说起来,这还是在他为了找到能够治好小医仙厄难毒体的办法,没日没夜地在这纳戒里遍查古籍时偶然看到的。那字迹他一眼就认出是药尘本人的,况且他也想不出还有哪个炼药师会这么无聊,放着各种奇效的高阶丹药不炼,却专门研究出个化清水为美酒的东西来。又想起药尘是个平日连茶壶里都放酒的,可见是极好这口了,便用心记了下来,想着等药尘哪天醒来给他个惊喜——今天可不就派上用场了。

药尘的反应却有点出乎萧炎的意料——方才嘴角还扬起的弧度顿了一下,长长的睫毛也垂下来,遮住了那双晶亮的眸子。

“这其实是你娘研究出来的。”低低的声音散在骤起的风里,瞬间便飘散得无影无踪。萧炎张张口,正想说点什么,药尘却已经转开脸,仿佛什么都没说过一般,仰着头看起月亮来。

这下却换萧炎沉默了。虽然只是那么一瞬间,他还是很确定自己看到了,那仿佛波澜不兴的眼底被掩藏起来的一丝伤痛。

抬头看看那轮被笼了淡淡云雾的满月,又低头环顾一下四周——他这才注意到,这茵茵绿草间高高低低,一支又一支鲜血般殷红,如丝如缕层层绽放,却有花无叶的,正是书中记载的曼珠沙华,也就是彼岸花,传说中的黄泉之花。

不用再问萧炎也知道了,这大约是娘亲曾经拿来哄药尘开心的小玩意,如今对景伤情,药尘自然是又难过了。心里便也不由地跟着一痛——从前每每他想起含冤蒙屈被逼自尽的娘亲都会觉得心痛不已,只是这一次的痛里,还有点不一样的意味。除了娘亲,他还心疼眼前的这个人。相处得时间越是久,萧炎越是了解到,这个平时看起来似乎总也没个正经,连教功法斗技时都不忘拿他戏耍取乐一番的天下第一炼药师,其实在心里不知压抑了多少的苦痛——被倾注了无数心血养大的徒弟背叛乃至杀死的痛苦,连累最心爱的弟子拼死守护的歉疚,还有可能永远脱离不了这非生非死状态的无奈。他却把这些都藏在心里,藏在那些玩笑之下。只偶尔的,才会在不经意间泄露出一丝半点来。萧炎从前也常缠着药尘说以前的事,还有娘亲的事,可自从听他说了那句“做噩梦的人有我一个就够了”之后,便再也不曾提过了。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人用平淡到极点的声音告诉他,如果恨他,就把纳戒扔到任何一个能让他满意的地方去吧。

那个时候萧炎就在心里发过誓,从今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不会扔掉纳戒,永远不会。他再也不会让那个人孤零零地睡在一片寂静里,一遍又一遍地做噩梦。总有一天,他会让他再也不做那些噩梦。

正出神间,忽听一阵嗒嗒的轻响,却原来是药尘在拿指甲尖敲面前的小几,见萧炎回过神来,便抬抬下巴,拖着懒洋洋的声调支使他:“发什么愣,不是说特地拿来孝敬为师我的?那还不给赶紧给我满上!还要劳动我老人家亲自动手不成?”

“哦……”萧炎摸摸鼻子,收了满天的心思,提着酒坛正要倒酒,却又猛地停住,眼珠骨碌碌地转了两圈,“那个,药老……”

“嗯?”

“这回你不怕我"笨手笨脚”地把酒给洒了吗?”

“臭小子!敢情你还记上仇了啊!”对方一个眼风扫过来,抬着手作势要敲他的头。

“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说了!哎哟!药老!不,药大人,师爷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吧!哎哟,你看,再打这酒可真的要洒了!洒了可就没了!”萧炎一面笑一面躲一面求饶一面嘴里却一刻不肯闲地半真半假地嚷嚷着。虽则这片天地间就只有他和药尘两个人,却也顿时变得热闹起来,连那平如镜的湖面上都荡开了一圈圈的涟漪,弄得水里月亮的倒影散成了一池的波光粼粼,倒是天上的那轮,却似乎更亮更圆了。

“呐,这个给你。”笑闹了一会儿,又陪着药尘喝了几杯酒,听他说了点斗气大陆上从前的奇闻轶事,眼看着月亮一点点西沉的时候,药尘抬手扔过来一个小包裹。

“什么好东西?”萧炎抓到手里便迫不及待地打开来看——这倒不是他拍马屁,而是经验告诉他,药老送给他的东西,不是奇珍也是异宝。

“看在你小子还有点孝心份上,”药尘斜睨了他一眼,“你既然孝敬了桂花酿,我老人家就送你点月饼吃吧。”

“月饼?”萧炎有些意外地眨眨眼——包裹里装的,可不正是月饼么。统共十个,小巧玲珑,十分地精致,再细闻闻,甜蜜蜜的味道里还夹杂着丝丝缕缕的药香。闭目仔细辨辨,认得出的不过十之三四,却无一不是固本修源的上等药材——果然嘛,药老手里送出的,就没有一样是凡品的!而比这些药材更珍贵的,却是药尘总是惦念着他的一颗心。

“药老……”萧炎手里捏着包裹,满心的感动——他可真没想到平时看起来各种懒散嫌麻烦的药尘会亲手给他做月饼,连馅都这么着心用意。

“中秋节,当然是要吃月饼了。”药尘却只是漫不经心地摆摆手,“这是你第一次离家在外,过节的吃食却也不会少了你的。好了,快拿出去跟你那些小伙伴们分了吃吧,我老人家年纪大了,要睡觉咯。”一面说着一面已经伸着懒腰支着头侧躺了下来,一副随时都会睡着的样子。

萧炎歪头看了他一会儿,慢慢俯下身去:“药老……”

“又怎么了?”

“以后您喝的酒我包了好不好?春天的桃花,夏天的荷花,秋天的桂花,冬天的梅花,我都给您拿来酿酒,一年四季不断,年年岁岁不少。”

“甜言蜜语!”对方眼睛都懒得睁开,挥挥手,赶蚊子似地赶他出去。萧炎却分明看到那花瓣一样的唇向上弯出极好看的弧度。他低头笑了笑,指尖动了动,似有似无地碰碰那蜿蜒一地的发丝,这才心满意足地站起身来。

不过,萧炎没看到的是,药尘洁白如玉的面颊上渐渐浮起的红色,一直爬到了耳垂上。

那个时候,他正在房间里缓缓睁开眼,外面是兄弟们拍门拍得震天响,催他一起出来赏月吃宵夜,怀里,是余温犹在的十个月饼。

“来了来了!”萧炎一跃而起,扬声应道,却转身将那一兜的月饼严严实实妥妥贴贴地藏进自己的柜子里,还格外上了附着自己斗气的锁,又确认再三,这才放心地起身去开门。

当然了,最终这十个月饼也没逃脱小伙伴的火眼金睛!然而我们未来威震天下的炎帝大人跟护着洞里珍宝的火龙一样,死死守着他的宝贝月饼,一个都不肯拿出来分享。

用他的话说,要丹药我给你们炼,要月饼我给你们买,这十个月饼,你们想都不要想!

抢又抢不到,打又打不赢,你说气人不气人!

于是,这小气鬼的名声便从此而生,并且最终跟了炎帝一辈子,甚至传遍了整个斗气大陆。而我们的炎帝大人对这个“恶名”却从来只是笑而不语。

后来的后来,所有人都知道了,那可是天下第一炼药师做的月饼,只有炎帝一个人吃得到。哦,对了,还有炎帝亲手酿的酒,也只给他家药尘一个人尝的。

“小气鬼!”又一年中秋,药尘摇着头,拿沾了桂花酒香的指头点点坐在自己身边眉开眼笑吃月饼的炎帝的额头,调笑的语气里却分明满是纵容与受用。

炎帝只管拉着他家老师兼爱人的手,笑得人畜无害眉眼弯弯。

小气鬼就小气鬼,怎么地!不服来战!

——本集完——

炎帝小气起来,嗯,打不过,打不过。

评论(10)

热度(147)